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今天的我又是人質[綜漫] > 20、成為人質的第二十天(作者:丞謙)
今天的我又是人

《今天的我又是人質[綜漫]》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20、成為人質的第二十天

    “那個人是怎么回事。看‘毛.線、中.文、網”工藤新一手中的炸彈都被收走,他無奈地站起身,來到毛利蘭和鈴木園子的旁邊,晃著右手,大拇指指向了相澤空。

    “撒”鈴木園子和毛利蘭對視了一眼,她們兩人到現在也是一頭霧水。

    毛利蘭朝著樓下看了一眼,對自己的青梅竹馬解釋道:“剛剛,相澤君看到他的哥哥之后就變成這樣了。”

    “哥哥”工藤新一驚訝地重復了一聲,連忙走到窗戶旁,朝著樓下看去,還真的看到了那個不知道英雄名為何的相澤空的哥哥。

    不知怎么的,工藤新一突然就想到了第一次見到相澤消太時,那位現役英雄說過的話。

    “終于來了嗎。”

    那種無奈的語氣,讓工藤新一腦中靈光一閃。

    他轉頭去看行為非常反常的相澤空,越發地確定了自己剛剛的猜測難道,空他經常會遇到這種事情

    很多年以后,吃下了atx4869變成了江戶川柯南的工藤新一,在每天都能遇到一個或者兩個或者更多的事件時,都會無力地猜想,是不是相澤空把他的這種詭異運氣分了一半給他。

    畢竟,在這個個性社會中,還有什么是不可能發生的呢

    “放心吧小蘭,園子。”工藤新一收回視線,安慰青梅竹馬,“英雄已經到了,我們應該很快就能夠出去了。”

    雖然到現在為止,工藤新一都不清楚相澤消太的個性是什么,但既然能夠被委以重任,派來處理現在的情況,顯然也是一個很強大的英雄。

    相澤空嘛,現在大腦還處于混亂的狀態,腦海里正在一遍遍的進行排練,等會兒見到哥哥之后,他該如何才能讓自己活下來。

    抱著哥哥的大腿哭,裝可憐,說自己受到驚嚇了怎么樣很符合自己八歲的設定

    想的太過投入,連工藤新一喊他都沒有發現。看1毛2線3中文網

    “空”工藤新一拍了拍相澤空的肩膀,下一句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相澤空條件反射的握住了手,來了個一招制敵。

    “新一”

    “工藤”

    發覺手上拎著的人太輕了,相澤空也回過了神,將準備給予致命一擊的手給收了回來。

    相澤空連忙將工藤新一拉了起來,喃喃地說道:“抱歉,條件反射的就出手了。”

    “沒事沒事。”工藤新一擺了擺手,“我不該在身后拍你的。”

    “原來,相澤君的身手這么厲害呀”鈴木園子看向相澤空,眼睛都閃耀起了星星。

    工藤新一說完這句話之后,又立刻地進入了正題,“你的英雄已經到了,但是百貨大樓之中的監控很多,他能夠進來嗎”

    其實工藤新一最初想問的是關于相澤消太的個性的問題,然后思考該怎么在大樓內部為他提供幫助。尤其是現在這種,大樓中布滿了敵人耳目的情況下。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相澤空的哥哥的個性是否強悍到能夠在見到敵人的一瞬間就對他出手,讓敵人連引爆炸彈的機會都沒有的將人拘捕。

    “放心吧工藤君。”相澤空倒是絲毫不擔心這個問題,“排除掉其他的因素不談,尼桑的個性完美的克制了那個人。”

    只要敵人出現在相澤消太的視線中,這一次的營救行動就代表著圓滿落幕了。

    再配合上相澤消太那強悍的格斗技巧和力量,他們只要安安靜靜的坐在這里等著結束就好了。

    “尼桑”這是毛利蘭的關注重點。

    “其他因素”這是鈴木園子的關注重點。

    原本想要替相澤空遮掩一下,并沒有直接言明的工藤新一,見相澤空都不在意自己英雄家屬的身份被人知道,就在相澤空又陷入了思考后,替他向毛利蘭和鈴木園子解釋,“啊,他的哥哥,就是今天來營救我們的英雄。”

    “原來相澤大哥是一位英雄啊”鈴木園子興致勃勃,“怪不得之前和這次發生了事故之后,相澤君會那么淡定了。”

    “呵,呵呵。”工藤新一能說什么他只能干笑了。

    如果他的猜測沒有問題,相澤空會那么淡定的原因,恐怕不僅僅是因為哥哥是個職業英雄的緣故吧。

    *** *** *** *** ***

    百貨大樓內,除了相澤空幾人,并沒有人發現英雄已經到達的事情。就連一直關注著警方的那個敵人,也沒有把臉生的相澤消太當做是英雄。

    英雄的出鏡率一點都不比明星差,尤其是十幾年前,歐爾麥特在一次大型事故中救出了一千人以上,徹底的引爆了英雄這個職業。英雄們上節目也是屢見不鮮,排名靠前的英雄,大家基本上都已經熟悉了。

    倉橋麟太郎在設想這一次的游戲之前,自然也將排行靠前的英雄的臉以及個性都了解了一番。他很確定,自己沒有見過相澤消太。

    見警察他們圍住了大樓后一直沒有行動,讓倉橋麟太郎都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毛西毛西”倉橋麟太郎直接打了報警電話,然后又通過警視廳那里轉到了目暮警官的手機上,“警察嗎,為什么來了之后卻不進行營救人質,你們是不是太過懈怠了。”

    倉橋麟太郎非常不滿意警察的行動力,讓他一個敵人都等著急了

    “你就是這一次的敵人”目暮警官聲音沉重,“為什么要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倉橋麟太郎好似根本就沒有聽到一般,自顧自地說道:“大樓里的人可比你們聽話多了呢,他們已經找了很長時間的炸彈了。啊,還有那幾個孩子,真是厲害吶,明明才是小學生,竟然是找到炸彈最多的人。”

    就站在目暮警官旁邊的相澤消太:“”

    相澤消太露出一個微笑來,看的目暮警官冷汗直流。

    為什么突然覺得溫度變冷了呢

    相澤空:“”不是我,我沒有,不要胡說

    倉橋麟太郎對著目暮警官說了一番自己給警察們定下的游戲規則,然后才慢悠悠地威脅:“加油啊警察,還有不知什么時候會到英雄。從現在就開始計時,每過五分鐘無就會引爆一個炸彈,一個小時后之后,每五分鐘引爆兩個炸彈,不知道商場內的人質,能夠堅持多長時間內,呵呵呵呵。”

    目暮警官震驚地瞪大了雙眼:“你說”

    還沒有等他說完,電話就被毫不留情地掛斷了。

    “我們必須要快點行動才行。”目暮警官拉了拉帽子,“那個人,是真的會做出來。”

    目暮十三也已經做了多年的警察,見識過了各種各樣的犯人和敵人,從聲音和語氣中分辨他們是否是認真的,還是很容易的。

    “eraserhead,拯救人質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已經將大樓的圖紙都記住了的相澤消太目露兇光,“啊,很快就能夠解決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