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日娛之緣起 > 第三十八章 2006年的最后一天(作者:懶惰的胖人)
日娛之緣起

《日娛之緣起》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十八章 2006年的最后一天

    群馬縣的一棟二層獨立花園別墅內,周清將賴在自己家寫完寒假作業的白石麻衣趕回家以后,終于可以享受個人寧靜的他給自己泡了一杯普洱茶,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饒有興致的打開電視看著上面剛剛開始不久的紅白歌會。看1毛2線3中文網

    隨著一身和服裝扮的仲間由紀惠介紹了下一組登場選手后,一個一身白色短裙裝扮的女生笑容燦爛的開始唱起了歌曲,作為能夠連續五年都登上紅白歌會的外國歌手,今年剛剛二十歲的boa在臺上的演出明顯十分嫻熟,絲毫沒有半點怯場。

    看著電視里女生露著大腿在臺上唱歌跳舞,即使在暖氣十足的房間里,依舊裹著厚實冬衣的周清吐槽道“果然女生的愛美是不分國籍的嘛”

    “運命のルーレット廻して,ずっと君を見ていたい”

    隨著身邊響起了柯南主題曲的鈴聲,周清摸出沙發上的手機,按了通話鍵后拿著手機說道

    “誰?”

    “清醬,這么久了也沒給歐內醬打個電話,歐內醬很傷心啊!”電話里傳來一個溫柔的女性聲音。

    “歐內醬?阿姨你也沒比我母親小幾歲,就老老實實的承認自己已經是歐巴桑了吧!”周清嗤笑著說道,不過語氣中卻透著親近。

    “誒~~~清醬你越來越不可愛了!”電話里的聲音絲毫沒有受到打擊,語氣依舊顯得歡快。

    “我小時候你也是這么說的!”周清伸了個懶腰,瞄著電視里登場的下一位歌手,毫不猶豫的戳穿了女人的謊言,但緊接著,周清的臉色突然有些沉重,緩緩的問道“阿姨你的病怎么樣了?”

    電話里的聲音突然靜止了一會兒,回道“我現在感覺還不錯,剛做了手術,醫生說我的病暫時被控制住了,清醬你不用擔心我,過些天我就能出院了”

    “那幸子阿姨你是不是頭發全都被剃光了,想想就覺得可怕”聽到女人的病情有所緩解,周清的神色稍稍有所放松,開口調笑道,只是眉宇間始終帶著一股陰霾。看1毛線3中文網

    “喂!”

    “開個玩笑,不過還請你一定要注意身體!”周清鄭重的朝電話另一頭的女人說道。

    “那就謝謝清醬啦~對了,清醬你轉學了?前些天我偷偷去了你學校,你們老師告訴我你已經轉學了,你都沒和阿姨我說!”

    “我去群馬縣高中上學了”周清淡淡的回道。

    “是美咲上過的那所學校嗎”作為周清母親的好友,女人第一時間便猜到了這個侄子的想法。

    “恩”

    “美咲已經過世五年多了吧,時間過得真是快啊,說不定我很快就可以去見她了”女人淡淡自嘲道,畢竟身患子宮頸癌的她等同于拿到了通向死亡的半張通行證。

    “幸子阿姨!”周清語氣嚴肅的說道。

    “我知道啦,不提這個了,清醬有女朋友了嗎,鳩山綾你覺得怎么樣,她追了你好幾年了吧,昨天那個女生又來看望我了,給我帶了好多名貴的補藥,整整擺了半個房間,我都不好意思收下”

    電話里傳來的話語讓周清有些頭疼,那個女人果然很麻煩,他揉了揉額頭,嘆了口氣說道

    “那個女人送的阿姨你盡管不要客氣的收下就行,等放了春假我回趟東京來看望您”

    “恩,那我就等著清醬你過來啊,一個人在病房里真的好無聊,不說了,護士通知我要去做檢測了,清醬,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周清手里握著掛斷后的手機,想著母親好友的病情,失去了繼續看電視的興致,用遙控器將電視關上,一個人默默坐在沙發上,愁眉不語,寬大的客廳內只剩下時鐘滴滴噠噠的轉動聲。

    周清突然拿起手機撥出一串數字,打給了一個人,在嘟的兩聲后,一個沉穩的男聲接通了電話。

    “我還以為你不會給我打電話了,怎么樣,在群馬獨自生活還習慣嗎?”

    “恩,還不錯,老頭子你今天很有空嗎,接的這么快?”

    “哈哈,剛剛和鹿內家那個老狐貍吃完飯,現在在去公司的路上,接到你的電話算是意外之喜”

    “聽老頭子你的語氣,父親您今天好像心情不錯,鹿內家不反對您的控股了?”周清聽著電話里開懷的笑聲,微笑著說道。

    “小子,先管好你自己吧,大人的事等你長大了再說”

    東京繁華的街道上,一輛私人訂制的奔馳車正在司機的駕駛下開往東京灣,約莫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靠在后排椅背上,單手拿著手機,平淡的朝著電話另一頭說道。

    自從去年3月以來,作為rb雅虎第一大股東的安本集團在掌握了rb放送集團約四成的股份后,打算一次性吞下rb放送集團以及其旗下最主要的富士電視臺,招致了rb放送集團內其他大股東的不滿,甚至公開啟動了毒丸計劃,經過了一年多的紛爭,最后在rb政府的調節下,雙方達成了協商,安本集團再付出了一定代價后,rb最大的民營電視臺終于被整體收購成功。

    在簡單的又聊了幾句,聽到電話另一端傳來的新年祝福,中年男人笑著回了一句后掛斷了電話,靠在后座上,閉著眼睛,微微養神,不過面色不復剛剛的嚴肅,變得有些柔和,看上去對兒子在新年前一天給自己打的祝福電話,這個久經商場的男人很滿意。

    一會后,男人突然睜開眼睛朝著坐在前排副駕駛位置的助理問道

    “鈴木,你覺得周清怎么樣?”

    “社長,清君這個孩子有您的風范,未來一定會是個很好的繼承人”作為跟著后面男人已經做了近十年助理的鈴木政信,他側著身看著男人有些斑白的鬢角,肯定的說道。

    “呵,這小子還嫩著,野田那件事怎么樣了”安本正雄平淡的問道。

    “野田宗次郎上周已經公開宣布不會再競選下一屆的群馬縣議員,在他卸任后,我們已經為他準備了安本電信株式分會社董事的職位,相信這個職位他會滿意的”鈴木政信扶了扶鏡框,回答道。

    “我知道了”

    安本正雄聽到助理的回復,剛剛經歷了一場勾心斗角的他有些困倦,頭靠在座椅上閉著眼睛不再說話,鈴木政信見狀也不敢再打擾,輕聲吩咐了司機將車開的慢一點,轉回身子看起了前方的街道,頓時寂靜的車內僅剩下男人的輕微的鼾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