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猩瞳I夢境與血 > 第五章,蒂朵.(作者:臟先森愛芒果)
猩瞳I夢境與血

《猩瞳I夢境與血》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五章,蒂朵.

    巨人的雙腳穩穩地落在了廣場中央。看1毛2線3中文網它的腳下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約有六七米深。它手中抓著燈塔上方的那個黑色石棺,左肩上有兩個人影。

    黑衣人坐在巨人的肩上,從巨人肌肉的縫隙處噴出的蒸汽拍打著黑衣人的斗篷,看起來要有把黑衣人吹下去的架勢,可黑衣人坐的卻異常穩固,就像是與巨人融為一體了一般。黑衣人身旁站著一個黑人,他拿出一根雪茄湊到了蒸汽處,利用余出的熱氣點燃了雪茄,然后享受的大大吸了一口,吐出濃濃的霧氣,與蒸汽混在一起,飄在空氣中。

    “這孩子來的還真慢。”黑人開口說了話,是霍察夫局長。

    “是啊,真夠慢的。”黑衣人說。

    “你任務進行的似乎不太順利啊?”霍察夫瞄了眼黑衣人淌著血的袖口。

    “不,異常順利。”黑衣人說,語氣輕松。“而且今晚還有意外的收獲。”

    “哦?是什么?”

    “阿迪索,那個男人也在這座城市內的某個角落。”

    “阿迪索?”霍察夫皺了皺眉,表情變得凝重了一些。“他也是沖著‘夜棺’來的?”

    “沒有,他的興趣全放在了一個女人身上,所以大可放心。”

    霍察夫面色緩了緩。“如果真是這樣,那最好不過了,不然他也插一手的話,事情會變的麻煩的很多。你跟他交手了?”

    “嗯,交過手了。”

    “怎么樣,吃癟了吧?那男人是個挺棘手的人物呢,聽說是你哥哥的死對頭。”

    “呵呵。”黑衣人淡淡地笑了笑。“那家伙連吉恩格雷邁恩的脊骨都搞到手了,看得出他對路西法真的很下功夫。”

    “哦?”霍察夫一愣。“那不是傳說中狼人族的圣物嗎?貌似是你們吸血鬼的天敵呢。”

    “天敵么?”黑衣人低聲自問了一句,霍察夫并沒有聽到,他接著自己的話說了下去。

    “這么說來,你身上‘王’的氣息也消失了,不會是‘王的枷鎖’被破壞掉了?”

    “啊,壞掉了。”黑衣人隨口說。

    霍察夫一怔,隨后他的語氣有些沉重。“這個男人還真是不一般呢。”

    “不說這個了,你這邊怎么樣?”黑衣人岔開了話題。

    “我這邊出現了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他似乎發現了什么。”霍察夫望著下方仰躺在地上的格瑞斯,笑了笑。“不過是個死人罷了,不礙事。”

    “皮狄克呢?這么久他也應該到了。”

    “這里,這里,伙計們。”從巨人銀灰色的頭發里鉆出了一個小個子歐洲男人,如果勞莎此時在這里,會滿臉驚恐,因為這個人是杰西,她和泰倫特的多年好搭檔。

    “你來的比我們要早呢。”霍察夫笑笑,沖著皮狄克說。

    “嗯,畢竟我的任務比較輕松嘛,不過說起來,那男人拼命抵抗的厲害呢。”皮狄克嬉皮笑臉的說。“逼得我不得不使出殺手锏,給了他‘愛的一擊’哦。”

    黑衣人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斗篷。“既然人到齊了,那么就走吧。”

    “等一下,我這邊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哦。”皮狄克說。霍察夫和黑衣人轉過頭來。

    “那個老頭在西郊的村子里,不過已經死掉了。”

    “哼,他到死也不愿意將‘王權’交出來是么?”

    “不不不,聽我把話說完。”皮狄克眼中放著異彩。“那村子里還有個小孩活著,他似乎沒有受到鋼元素的吞噬。”

    “老頭用自己剩下的力量救了那個小孩吧,這有什么奇怪的么?只不過是他慈心大發了而已。”

    “你覺得老頭是那樣的人嗎?”

    “嘶貌似不像。kanmaoxian.com”霍察夫歪了下腦袋。

    “事情可沒那么簡單。”皮狄克詭異一笑。

    “繼承‘王格’了吧,那孩子。”黑衣人從剛剛就一直沉默,此時說出的話讓霍察夫為之一震。

    “什么?繼承‘王格’?開玩笑吧。”

    “如果那孩子不受元素之力所影響,那他的體質就脫離了元素屬性,而擁有這種體質的人只有成功繼承‘王格’的人。”

    “那我們要將他帶回組織么?”

    “那倒不用,現在的‘王格’只是個種子罷了,能不能成型還需要觀察,況且繼承‘王格’的人一般很少能活的長久,畢竟那種力量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

    “可將他留在這里也是個問題,這次動靜鬧得太大了。”皮狄克說。

    “事后將他扔在元素者樂園,任他自生自滅吧。”

    “那‘王權’怎么辦?”霍察夫問,顯然黑衣人是這個小團體的隊長,一切事情都要靠他來拿定主意。

    “‘王權’不成熟,就是個廢品,繼續觀察下去吧,等時機成熟了,組織自然會派人來回收‘王權’。”黑衣人的解釋讓霍察夫和皮狄克都沉默了,隨后兩人點點頭。

    “那么,我們走吧。”

    巨人抬手將黑色的石棺扔進嘴里,然后它蹲下身體放出強烈的蒸汽,向著四方蔓延開來。巨大的蒸汽像是一團團云霧,飄在城市內部,只不過在與蒸汽接觸過后的所有物體全部變成了堅硬的,石灰色的鐵質物體。這團云霧之中夾雜著濃厚的重金屬,鋼元素之力,而一旦被這種元素之力所接觸,就會被它本身的屬性所吞噬,變成毫無生命可言的‘死物’。

    片刻之后,原本整座生機盎然的繁華都市變成了一座死寂的空城,那座被稱為巨龍的燈塔此時也變成了鐵灰色的,就像日蝕一樣的效果,白晝瞬間變成了黑夜。只有月光灑落下來的殘余微光照亮著整座城市,整座城市顯得異常陰森恐怖。

    巨人再次從城市中央一躍而起,跳向空中,逐漸遠離這座毫無生氣的‘死城’。

    格瑞斯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他借著月光看見了那個巨大的身形在天空中越來越遠,漸漸地化成了一個小點,直至消失不見。他想要站起身來,卻發現自己的下半身沒了知覺,只能保持著仰躺在地上的姿勢,他甚至沒有力氣再去思考了,不過他還是硬挺著環顧了下四周,卻發現四周全部都是鐵灰色的石像,靜靜地杵立在原地,他想,自己一定是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他的眼皮越來越沉重,閉眼前想了很多的爛事,可終究還是昏睡了過去。

    他睜開眼,溫和明亮的燈光一晃一晃,映入他的眼簾,鑲有白色花邊的老款式吊燈,像是婚禮上亙古不變的豪華裝飾品,而這種價格昂貴卻壽命極短的裝飾吊燈,在如今看來已經是有價無市了。他的腦袋發漲似的疼,口干舌燥的要命。

    “你醒啦?”清脆淡雅的聲音從屋子里的某處傳來。他順著聲音的源頭望去,那個寶藍色眼眸的混血女孩兒正靠在窗沿上削著蘋果,棕粟色的長發傾瀉而下,沿著細長筆直的小腿滑落。

    “我這是在哪?”他掙扎著從床上坐了起來。

    “當然是在我家里嘍。”女孩漫不經心的說到,她的眼神帶著散漫和疲憊。

    “不,我是說,這里是什么地方?”

    “元素者樂園,這個城市的名字。”窗子外面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籠罩著整座城市。

    “我…………”他的話還沒說出口,女孩就像懂他的心思一般,接了過來。

    “你在垃圾堆里躺著,頭上還流著血,傷口都已經發炎了,我把你背回來的,從垃圾堆里。”

    “哦。”他低著頭,沉默著。

    女孩嘆了口氣,從窗沿跳了下來,走到他的身旁,輕輕地將蘋果放到他的面前,然后坐在了床邊。他盯著蘋果看了好長一段時間,然后慢慢地拿起來,放在嘴邊小咬了一口。

    “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歪著頭問他。

    “柯爾。”

    “柯爾?沒有姓氏嗎?”

    “什么是姓氏?”

    “就是,比如在你名字后面的一長串字母。”

    “沒有,我沒有姓氏。”

    “哦,是這樣啊。”

    “你呢?你有姓氏嗎?”柯爾抬起頭,望著面前的女孩,他忽然有點想念黛妮莎了。

    女孩的眸子低了下去,過了半晌,她輕聲地說。

    “我也沒有姓氏。”

    “哦。”柯爾再次咬了一口蘋果。

    兩人再次回歸沉默,只剩下窗外滴滴答答的雨聲充斥著整間屋子。

    “你的家人呢?”女孩打破了沉默。不過柯爾并沒有回答,不過柯爾那悲傷的表情讓女孩意識到自己這個問題問的很尷尬。她撓撓頭,臉有些紅。

    “對不起啊,我不知道你…………”

    “你有家人嗎?”柯爾抬起頭,眼睛里的復雜刺痛了女孩。

    “有啊,我有家人。”女孩想了想說。

    “那他們對你好嗎?”柯爾問。

    “他們…………”女孩盯著窗戶外面淺灰色的天空,目光不自覺的縮了縮。

    “還行吧。”良久,女孩說,可口氣聽起來連她自己都覺得有點陌生。

    兩人又陷入了沉默,這次誰也沒有說話。

    “蒂朵,外面有人找你。”這時窗子外傳來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

    “哦,好的,我知道了。”女孩從床榻上下去,走向外面,她在門口處回頭望了下柯爾,微微一笑。“你好好休息吧,我出去一下,如果你餓了的話,吃的都在冰箱里,自己拿就好了,不用客氣。”然后她輕輕地關上了門。

    屋子里只剩下柯爾一個人,他躺回床上,閉上了眼睛。心中一股無法言喻的疲憊涌了出來,他的記憶變得模模糊糊,他不知道自己是從何而來,又要去向何處,他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以外,其他的事情就像是流水一樣,從他的腦子中流走。可是總有那么一種悲傷留在他的心中角落,是什么他自己也不了解,那種悲傷是實質的,堅硬的,一點一點的包裹著他的心臟。好累,就像是天地間充滿了雨聲,他獨自一人坐在泥土中淋著傾盆大雨,感受著空氣中的孤獨與他一樣的悲傷。

    “嘿,多愁善感的小屁孩。”什么人說了話,傳到了他的耳中。他猛地睜眼,坐起了身,環顧四周,卻并沒有發現屋子里有其他的人。他撫了撫額,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覺。

    “呵”又是一聲輕蔑的笑,從屋子里的某個角落傳了出來。柯爾順著聲音的源頭尋去,果然有一個黑乎乎的人影蹲在那里,只不過剛剛的光線太暗,他沒有發現。

    “呦,小子。”那人影發覺柯爾的目光,換了個口氣來了個開場白。

    “你為什么蹲在那里?”

    “站著太累,我沒力氣。”

    “我可以扶你起來,如果你需要的話。”

    “算了,算了,我就這樣蹲著也挺好。”那黑乎乎的人影聲音有些細微了下去。

    柯爾很奇怪,他起身下了床,慢慢的向著人影方向走去,不料就在他馬上能看清那人樣貌的時候,卻被叫停住了。

    “別過來,我的模樣會嚇到你的,站在那里就好,不要動,我只是想找個人說說話而已,你能陪我聊聊天嗎?”那人的口氣似乎帶著一些請求的意味。

    “可以。”柯爾站在原地沒有動,可他的目光一直死死的盯著那人,他的好奇心壓過了他的理智。

    “你的名字我知道,我叫乑,你好柯爾。”

    “你好。”柯爾點了點頭,他并沒有注意到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此時柯爾的注意力全放在了那人的樣貌上,充滿了好奇。

    “你還記得自己之前住在那里,做過什么嗎?”

    “不,我忘掉了。”

    “嗯,那就對了。”

    “你知道?”

    “或許吧,不過在此之前,我給你個忠告。”

    “什么?”

    “你現在的地方和你以前的地方就像是兩個世界,如果你不能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就會被淘汰,代價會是你的生命。”

    柯爾一怔,那人蹲在那里扭了扭身體,接著說。

    “當然了,你自己的力量是不足以存活在這個世道當中的,但是我可以借給你我的力量,前提是,你需要我的話。”

    “怎么講?”柯爾聽得云里霧里,但卻貌似能聽懂他話里的意思。

    “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有些事情光靠嘴說你永遠也理解不了,只有你自己經歷過了才會懂。”那人嘖了下口氣。“今天我的話有點多了,大概是沉睡的久了,不過你也記住了我今天說的話,早晚有一天,你會來找我的,要那份屬于你我二人的力量。”

    咔嚓一聲巨響,窗外打起了閃電,在空氣中與雨滴激烈的摩擦,亮出兩道厲人的光。柯爾愣住了,他借著閃電的光線看見了蹲在角落里的那個人。

    他渾身插著黑色的鐵管,胸前掛著一塊沉重的六芒星鎖印,手腳都被銀色的鐵鏈拴住,手腕和腳腕上都有一個厚重的枷鎖,與銀鏈纏繞,最后引向胸前的那塊六芒星鎖印,他的臉上只有一張嘴,沒有面部器官,像是剛剛出生的怪胎,嚇人至極。只是那張白紙般的鬼臉,嘴角還挑起一絲詭異的弧度。

    “喂,蒂朵,昨天讓你交的保護費呢?今天帶來了沒有?”一個染著黃發的小青年站在雨傘中叼著煙,斜視著他面淋著雨的女孩,女孩的腳邊是她剛剛帶來的傘。

    “我”

    “你什么你?看你這結結巴巴的樣子就是沒帶錢咯。”小青年撇了撇嘴,“哎,看來上次你的牙掉的還是不夠多,指甲又長了出來,是不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啊?”

    “不是不是,我”

    “兄弟們,你們說我們這次取她身上的什么部位好呢?”黃發小青年奸笑著問他身后的幾個人。

    “耳朵吧,讓她不聽話,留著耳朵也沒用。”

    “眼睛多好啊,我喜歡她那雙大大的眼睛,哈哈。”

    “上次打斷一只腿,這回來一雙吧。”身后的幾個人嘻嘻哈哈的笑著,大聲地說著殘忍的手法。

    “你看,我的這幫兄弟們很喜歡看見你悲慘的樣子和刺耳的尖叫聲呢,你沒帶錢就要付出代價啊,是不是呢。”黃發小青年湊到女孩的臉龐旁,放著狠話。

    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們都假裝沒看見似的,自顧自的走開,沒有一個人愿意對這個可憐的女孩伸出援手,只因為這個人是蒂朵,如果是其他女孩的話,早就會有人伸出援助之手了,可是她,是所有人都當做空氣的存在。

    “喂,你們幾個在干嘛?”幾個青年正在興奮頭上,卻聽見身后卻傳來了一聲呵斥,火一下子就躥了上來,紛紛回頭。

    “誰呀你?小屁孩。”黃發小青年一看是個孩子,不由得想笑,不過他還是很不愉快,打擾了他好事的人他都不能忍,哪怕是個小屁孩。

    柯爾走了過來,心中充滿了震撼,因為此時的他并不是真正的他,而是像被人操控了的。

    “喂,問你話呢。”一個青年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剛要把手搭在柯爾肩上。可是瞬間,一股無形間的力量直接將青年的手臂碾成碎末,與雨水渾融在一起,青年坐在地上捂著胳膊痛苦的嚎叫,周圍的路人這時也都將目光投了過來。

    “小屁孩,你還嫩了點。”柯爾抬起頭,眼眸是一片通透的白,嘴角挑起一抹詭異的弧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