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猩瞳I夢境與血 > 第二十五章,修煉 2(作者:臟先森愛芒果)
猩瞳I夢境與血

《猩瞳I夢境與血》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十五章,修煉 2

    柯爾滿臉癡呆的看著張大叔手指上的那一小簇藍紫色的火苗,好像那里面跳動的是一個活著的生物,處處充滿了妖孽與神秘。看。毛線、中文網

    “哦,忘了告訴你,我也是多屬性元素者,至于我的能力,想必你已經看到了。”張大叔打了個響指,藍紫色的火苗轉瞬即逝。

    柯爾第一次見到這種奇異的火焰,而且是從人的身體內冒出來的火焰,火焰當中處處透著妖孽,像是一頭會咬人的狼。

    “你的身體元素屬性是偏向于火屬性,但是你的體質更加特殊。”

    “特殊?”柯爾聽的更是一頭霧水。

    “沒錯,你的體質趨向于吸收屬性,也就是說你可以擁有多重屬性甚至沒有上限。”張大叔總算是明白了為什么那個怪物會看上這么一個男孩,按道理來說,這種體質本不該出現在世界上的,這是應該被摧毀掉的東西,是什么力量曲解了這個結果,他不清楚,但他知道,如果這個男孩走向正道,那他的前途會很美好,但是一旦走向黑暗,那么將會是一件異常可怕的事情。

    “好了,以后你慢慢的就會明白了,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先將自己的身體素質提高起來,空間元素對于身體素質以及堅硬程度有著特別苛刻的條件,你要吃不少苦頭才能夠摸索著前進,為了那個女孩,你也一定要堅持下來。”張大叔鼓舞著柯爾,柯爾也鄭重的點了點頭。

    “那我們現在開始嗎?”柯爾問。

    “不,我要帶你去一個地方,你修煉的地方在那里。”張大叔轉身向著一個方向走去,柯爾趕緊跟上,后面的小木屋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尤為溫馨。

    上午的陽光溫暖明媚,散發出金燦燦的光暈,打在穿梭在林間小路的兩個人的身上,此時的季節是春季,正是一年當中最美好的季節,是種子發芽的好時期,嫩綠的小草也從地上緩緩地探出頭來,金雀鳥兒吹著口哨爭先恐后的飛過去,留下陣陣微風拂過。

    大概走了半個小時的路程,兩個人終于停了下來,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小山澗。

    小山澗的高度并不低,只是從上面留下來的水就像是從茶壺里一點點流下來的一樣,山澗下面還有幾塊巨大的巖石,巖石坐落在小溪中央,旁邊就都是嫩綠色的樹林,正值發芽的季節,想必這片樹林也剛剛有一些生機勃勃的景象,不過總體來說,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風景,想來夏天到來后會很美麗。

    張大叔隨手一揮,一寸漆黑的空間悄然出現,然后他從里面探索著掏了掏,然后從中拿出了一套護膝,扔在了地上,當這套護膝落在地上的時候立馬掀起了一陣灰塵。

    “你把上衣脫掉,這兩個護膝差不多有50多公斤重,你盡量脫掉身上不必要的東西,別讓它們阻礙你前進。看‘毛.線、中.文、網”張大叔話音一落,柯爾就睜大了眼睛,他再傻也知道50公斤是個什么概念,不過剛剛張大叔很輕松的就拿起來的樣子,他覺得自己應該還是能夠接受。

    柯爾聽話的脫掉了上衣,露出了上身。張大叔發現柯爾的后背上面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疤痕,而且都是一些陳年舊傷,不過柯爾這么年輕的身體卻已經傷痕累累了,他突然對這個男孩的過去很感興趣,他很想知道這個男孩到底經歷了什么樣的事情。

    “把護膝帶上去吧,你的目標就是戴上護膝,走一百米遠。”張大叔走向了一邊,然后在一旁的樹底下坐了下來,他不知道再次從哪里弄出來了一套茶具和小木桌,他靜靜的擺好茶具,然后仔細的品起茶來。

    柯爾還是小瞧了這兩個護膝的重量,他的雙手剛剛接觸到護膝的時候,無論他怎么用力護膝都是紋絲不動,直到他使出吃奶的力氣,才能僅僅將這兩個護膝稍微抬起了一點點,張大叔騙了他,這兩個護膝一個就有50公斤重,兩個加起來就是一百公斤,不過張大叔也沒有打算柯爾現在就能帶上這套護膝,只是讓他明白自己的極限在這里擺著。

    一個上午的時間很快便過去了,正午的太陽高照,原本溫暖的光線此時也有些炙熱了起來。

    柯爾大汗淋漓的坐在護膝旁邊休息,兩個護膝根本毫無動靜,依舊死死地貼在地上。張大叔瞄了一眼柯爾,示意柯爾過去。

    “這兩個護膝是你此次修煉的終極目標,當然,走一百米肯定不是最終目的,最終目的是希望你能夠將它戴在身上并且忽視掉它的存在,能夠奔跑甚至跳躍,這樣你的身體素質才剛剛達到使用空間元素之力的標準。”張大叔看著滿頭大汗的柯爾細心地說道。

    柯爾想過這東西戴在自己身上的樣子,可是要戴著它將它忽視掉并且融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里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來他要走的路還有很遠很遠的一段距離。

    張大叔看見柯爾沉默了下來,他再次劃出一寸漆黑的空間并從里面拿出了一把斧頭放在了地上,這次地上并沒有濺起灰塵,說明這個東西的重量并沒有那兩個護膝的重量大。

    “拿起它試試,看看用起來合不合手。”張大叔嘴努了努,示意著柯爾。

    柯爾彎下身握住了斧子,果然,斧子也不是吃素的家伙,不過柯爾在經歷了那兩個護膝的重量以后做足了心理準備,他猛地用力,將斧子拿了起來。

    “這把斧頭雖然和護膝比起來要輕的多,但至少也有20公斤重,你要做的就是揮著它,每天去樹林里砍樹干回來,現在是春季,樹干正是結實的季節,你要使出比平時更加多一倍的力量才能夠砍下樹干。”

    柯爾點了點頭,然后提著斧頭走進了樹林中,張大叔看著柯爾離去的背影沉默了一會兒便又坐下,繼續品茶。

    夕陽西下,一天很快過去了,臨近傍晚的時候柯爾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從樹林中鉆了出來,不過他的手里除了那一把斧頭什么也沒有,他什么都沒有砍下來卻還落得一身疲憊,張大叔看了他一眼并沒有一絲意外,仿佛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你的身體素質是不錯,可是對于現在的你來說,想要將這把斧頭運用的熟練自如還是很困難,明天繼續來這里修煉,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專屬場地了。”張大叔說完將茶壺和小木桌一股腦的丟進漆黑的空間內,然后向著清晨他們來時的方向走去,柯爾甩了甩臂膀趕忙跟了上去。

    柯爾之后每天的生活就是在樹林中找樹砍樹,砍下樹枝還不是最幸苦的工作,將樹枝修整成柴的工作是最為幸苦的,不僅需要很大的體力消耗。還需要對斧子的精準把控和細節處理,開始的日子柯爾難熬極了,每天回到木屋的路上還在提著斧子揮來揮去,回到木屋后就是吃飯睡覺,這樣枯燥的生活大概在一個月后才有了一些改善。

    那是一天傍晚,柯爾終于背著一摞特別薄的柴從樹林中走了出來,他的臉上洋溢著久違的笑容,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他終于能夠將這把特別重的斧頭用的算是熟練了一些,當他將這摞柴放到張大叔的面前時,張大叔著實是驚訝了一下,按照他的想法,估計柯爾能夠在三個月左右砍回柴算是進步很快的了,沒想到一個月左右柯爾就已經能夠達到自己的初期標準,果然,這個男孩以前的經歷注定不平凡,想當初他的師父給他用這把斧頭時,整整劈了半年才有起色。

    不過張大叔并沒有表現出來,他只是淡淡的哦了一聲,讓柯爾繼續加油努力,爭取早日穿上護膝,然后就回屋里烤肉去了,柯爾堅定了一下自己的信心,然后帶著滿足的心情走回了小木屋。

    時間過的飛快,但是柯爾并沒有什么感覺,他知道一個人無能為力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所以提高自己的實力是他目前生活的全部,其余的事情他都放在了一邊,張大叔每天負責著柯爾的生活起居,其余的時間不是在喝喝茶就是眺望遠方打發時間,這里沒有人戶,也沒有人會來,這樣也好,不被外人打擾。

    春天,一個男孩吃力的拎著斧子每天在樹林里鉆來鉆去滿頭大汗,他的移動速度緩慢,像一只到了暮年的獵犬,邁開雙腿都已經耗盡了自身的力氣。

    夏天,山澗上的溪流潺潺流淌下來,少年站在石塊上盡心盡力的修著樹枝,旁邊是一捆一捆修好的柴枝,蟬鳴和流水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夏天。

    秋天,男孩盤腿坐在石塊上,身旁的斧子上面已經出現了一些細小的痕跡,紅褐色的樹葉輕輕搖曳下來,仿佛落日般的紅色,細風輕輕吹過他有些成熟了的臉龐。

    冬天,雪白的天空里充滿著單調的色彩,片片雪花飄落下來,散落在裸露著上身的男孩即刻融化消失不見,而男孩的呼吸并沒有因為寒冷的溫度發生變化,是一種非常平和穩重的氣息,在寒冷的空氣中呼出吸入,結實的身體上線條分明。

    整整一年就這樣悄無聲息的過去了,而柯爾和張大叔的生活也就這樣平淡無奇的度過了一天又一天,柯爾對于斧子的把握程度和精準控制也是越來越熟練,現在二十斤多公斤重的斧子在他手里拿放自如,他的肌肉結實程度也比剛開始的時候更加明顯了,棱角分明的線條顯得他更加剛毅了一些。而張大叔每天在廚灶上的勞動使得他的廚藝突飛猛進,以至于現在的水平絲毫不亞于一個高檔酒店內的大牌廚師,他自己每天對自己的這一點成就倒是津津樂道,總是在柯爾的面前顯擺下他揮鏟勺的基本功,而柯爾總是樂呵呵的一笑而過,至于他心里怎么想的張大叔便不得而知了。

    這樣的日子一直到某一天的傍晚,夕陽剛剛落下半山腰。

    這天柯爾拎著柴火往回走,冬天的木柴變得很干燥,也容易斷裂,在低溫的環境下,柯爾很難找到一些品質好一點的木柴,當他走到小木屋的對面時,他發現小木屋內除了張大叔外多了一個陌生的人影,他加快了腳步走了過去,直到木屋附近才停下腳步。

    “沒想到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看來這一年里協會里發生了很多變化。”張大叔的聲音。

    “師父臨走前留下的遺物中有一張紙條,上面是一份地圖,我順著地圖一路走來,沒想到是您在這里。”一個稚嫩的男聲。

    “好了,你就先在這里住下來,我和你師父的交情很深,他將你托付給我,我也不能讓他失望,至于尋找他這件事,需要從長計議,你先專下心來好好磨研一下自己的能力,到時候會有機會派上用場的。”張大叔語重心長的說。

    “我回來了。”柯爾適時的走了進來,他發現坐在張大叔對面的那個人居然是個很小的孩子,大概六七歲的樣子,不過小男孩的臉龐雖然稚嫩,但是他的眼睛里有著很多的故事。

    “哦,你回來了,這孩子是我老友的徒弟,目前他要暫住在我們這里一段時間,你要多照顧他一些,明天我要出趟遠門,大概一個月以后才能回來,這段時間你們要好好相處。”張大叔囑咐柯爾。

    “我知道了。”柯爾偷看了一眼小男孩,小男孩的笑容很純真,并對他友好的點了點頭。

    柯爾能明白,那份刻意隱藏的情緒不會體現在表情上,但是會在瞳孔深處被發掘,那是一種哀傷的感覺,他在蒂朵的眼里看到過,所以他知道,那里一定藏著一個悲傷的故事。

    冬天里的小木屋緩緩升起濃煙,寒冷的夜晚更加安靜,仿佛世界只剩下雪花落地的聲音,在月光的映襯下,雪花上面折射出亮晶晶的光芒,如同置身一個美麗的童話世界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