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戰艦少女俾斯麥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一章:落幕之戰(作者:月別千秋)
戰艦少女俾斯麥

《戰艦少女俾斯麥》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七十一章:落幕之戰

    “…我們的380穿甲彈每門炮還剩三十四發,但是380高爆彈只有十發左右了,另外150炮彈也只剩下30發左右了,105炮彈還有每門炮70發,但那還要留著白天防空用的!”槍炮長正在向林德曼報告著。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彈藥消耗很大嗎…明明都帶了兩個基數的彈藥了啊。“林德曼嘆了口氣,“不過還好,現在主要是希佩爾在對英國軍隊炮擊了。我們可以暫時休息一下,等下轟炸機他們就到了,我們還要引導轟炸機轟炸。”頂著熊貓眼的林德曼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喝著咖啡,打了個哈欠對身邊的提爾比茨說到。

    經過長時間的戰斗,林德曼和艦橋中的其他人都是身心疲憊,就算是順風順水的戰斗也抵擋不住長時間的不睡覺啊。可是反觀提子,這幾天都是越到晚上越興奮,看的她的艦長一陣郁悶,心中感慨非人類就是好啊。可是林德曼不知道的是,就算人類里面也有一種生物是月到晚上精神越好——比如,宅女···

    “林德曼,干什么呀。”提子看看突然拍了拍自己肩膀的艦長,疑惑的問道。

    “咖啡。”林德曼笑著朝已經空了的杯子努了努嘴,意思不言而喻。

    “真的是啦,懶惰!”提子瞪了他一眼,卻還是乖乖的拿起了杯子朝水房走去。

    “還有什么,說吧。”林德曼將視線轉回槍炮長,說道。

    “另外,艦長,陸軍抱怨說,說希佩爾的炮擊不是很給力…我是指希佩爾的炮擊精度完全沒法和俾斯麥小姐操縱的比,發生了一些誤擊事件,而且炮擊的速度也跟不上。”曼陀菲爾一臉苦笑著搖頭說道:“不過還好吧,目前英國人沒有辦法組織什么像樣的防御,除了這些,其他倒是沒有大麻煩……”

    其實林德曼的內心也是苦笑的…希佩爾的訓練已經算是不錯的了,但是…誰要希佩爾沒有艦娘呢……被波斯貓的乖巧慣刁了胃口的陸軍大概回頭就會在元首面前要求海軍加強訓練吧?

    不過還不等他說什么,旁邊的話筒里,傳來了一個如同女神一樣清冷(zhaung)淡然(bi)的聲音:

    “我發現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目標,申請主炮射擊!打擊目標為一個灘頭陣地和三個古堡!預計消耗兩到三輪380高爆彈和十輪左右的380穿甲彈!”

    “哦,我批準射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林德曼想都沒想就批準了,批準的爽快程度看得旁邊的槍炮長一臉懵逼。不過想到那位“海軍部派來的傳令官俾斯麥小姐”那簡直作弊一般的炮術,提爾比茨的槍炮長也只能做出一副無奈的表情,至少人家不會浪費彈藥不是嗎······

    槍炮長心里默默的在想打完這一仗以后,自己是不是應該好好的重新復習和檢討一下自己的炮術水平,還有自己這些不成器的手下是不是也要來一次說搞就搞的特訓…

    一時間,提爾比茨號和炮術有關的六個作戰組幾百名水兵不知道怎么的,同時打了一個冷戰……

    好冷啊···

    天色已近拂曉,敦刻爾克灘頭上卻仍舊是一片混亂,從東方潮水般不斷涌來的潰兵們不停的朝著這片本來象征著逃生希望的灘頭沖去,只要翻過這片最后的海堤……

    海堤上幾個高音喇叭傳出一個憤怒的聲音:“回去!回去!!回到你們的戰線上去!!!…”

    但是,被恐懼所支配的亂哄哄的潰兵們,沒有人聽這個聲音的。

    “…督戰隊!命令炮兵、40高射炮和重機槍!給我朝著潰兵射擊!!不能讓他們沖亂我們最后的防線!!”

    “將軍,這是自己人啊。”身邊的參謀哭喪的臉說道“我們會上軍事法庭的!”

    “去你的自己人!”亞歷山大吼道“有事我頂著,不把他們攔下來,我們都要完蛋了。”

    隨著亞歷山大無情的命令,不管是有覺悟的,自愿的,或者被督戰隊逼著的,所有人都只能服從軍令,為了撤退秩序不徹底崩潰…

    輕重機槍一起開火了···但是朝向卻是自己人。

    敦刻爾克的海堤之下,頓時卷起一片腥風血雨…….

    近處的潰兵們在恐懼面前開始站住了,但是后方遠處源源不斷的潰兵們卻沒有停止,一時間,人群在海堤下擠成一團,而且貌似開始重新朝著海堤上涌了上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亞歷山大眉頭一皺,就要下令繼續射擊。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從海堤的背后靠海的方向,八發380高爆彈和一輪150高爆彈,劈頭蓋臉的砸了下來……

    哈羅德·亞歷山大中將,未來的亞歷山大元帥,歷史上敦刻爾克大撤退的英國三大指揮官之一,太平洋戰爭初期的英國東南亞殖民地大撤退的指揮官(兼把中國遠征軍“賣”在江心坡最后被迫翻越枯門嶺的罪魁禍首之一),阿拉曼戰役的中東戰區司令、突尼斯戰役的北非戰區盟軍副司令,進攻意大利的地中海戰區盟軍司令官,戰后的英國駐加拿大總督和英國國防大臣,就這樣倒在了敦刻爾克的灘頭上…

    提爾比茨的炮擊并沒有停止,接二連三的炮擊又在潰兵群中此起彼伏的炸起…沒有了阻攔的英國潰兵在炮擊的驅逐和死亡的威脅下,亡命一般的翻過了敦刻爾克灘頭這道最后的沙堤…….

    停下了對灘頭潰兵的炮擊,但俾斯麥操縱三百八十毫米艦炮的炮擊并沒有停止。久頓堅城之下,正在郁悶的準備新一輪進攻的古德里安驚喜的發現,幾乎是不請自來,但卻又來得恰如其時的380穿甲彈好似長了眼睛一般的準確落在了貝爾格一線久攻不克的三座棱堡之中,之前在陸軍輕型火炮面前好似堅固得過分的三座棱堡接二連三的被炸出一個又一個的大洞,原本似乎堅不可摧的城墻很快就變得岌岌可危。

    “好家伙!干得漂亮!這輪炮擊打的太好了!!是誰呼叫海軍的?老子要給他記功!!”

    手下的軍官們面面相覷,莫名其妙……

    隨著天色越來越亮,從遠方天空的濃霧中,傳來了嗡嗡嗡的JU88轟炸機機發動機的聲音。坐在雷達前的莫德士一邊在“提爾比茨號戰列艦艦長秘書提子小姐”那“非常熟練的”雷達判讀能力的報數下準確的引導著天空中德國鐵鷹們的航向,同時一邊看著在戰場的北邊,大概是北海的遠方,似乎有一群英國飛機正在如同沒頭蒼蠅的到處亂找,而且海面的霧在高空中被風吹的相對散一些…貌似有幾架飛機已經朝這邊飛了過來么?

    “哼,一群笨蛋。現在我們的頭頂上還有整整一個大隊的BF109呢!”莫德士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對著電臺里呼叫道:“倉鼠呼叫騎士,倉鼠呼叫騎士,正北方有英國機群,目前還比較分散,請注意攔截!”

    “收到!我們JG26斯拉格特聯隊可沒說過我們比你們差啊!莫德士!”電臺里傳來一個同樣桀驁不馴的聲音,仿佛俯瞰大地、目空一切的迦樓羅王。“你家約翰尼斯·斯坦因霍夫大爺可不會輸給你啊!”

    伴隨著這個聲音,整整三十六架BF109戰斗機在射穿陽光的薄霧映照下,惡狠狠的撲向了來自暴怒號、競技神號、光輝號三條航空母艦,但之前卻因為濃霧的關系分散的誰都找不到誰,仿佛是特意來給他們送戰績的一群菜雞……

    聽著這個競爭對手的挑戰宣言,莫德士云淡風輕的笑了笑,看看標圖桌上德國空軍轟炸機群的位置,抓起電臺的話筒,換了一個頻道開始呼叫起來:“倉鼠呼叫隕石,倉鼠呼叫隕石,你們保持航向航速和高度,準備一分鐘后投彈……”

    估計很快在敦刻爾克灘頭的英法聯軍就將被從天而降的地毯炸成一片人間地獄吧…坐在一旁的提子不禁覺得英國人有點可憐…

    冰冷的炸彈從九天之上的迷霧和云層中呼嘯而下,仿佛壓路機一樣自西向東的準確的把敦刻爾克從海灘到城區狠狠的給翻了一遍春天的土地。無論是東堤海灘上擁擠著的英軍潰兵還是龜縮在敦刻爾克市區里瑟瑟發抖的聯軍殘部,在這片鋼鐵地獄的面前炸得哀聲四起……

    而在遠方,之前曾經一再頂住古德里安和萊因哈特精銳裝甲師的貝爾格棱堡,在被炸成殘垣斷壁之后終究也跪伏在了大陸征服者冰冷的鋼鐵履帶之下。

    德國第一裝甲師、德國第七裝甲師、德國第二十步兵師、大德意志步兵團、阿道夫·希特勒衛隊…等等,大批大批威震歐羅巴的精銳部隊山呼海嘯一般的沖過了曾經給他們制造了極其慘重傷亡的棱堡運河防線,朝著瑟瑟發抖的敦刻爾克撲了過去。

    “……怎么辦,怎么辦?怎么辦!!我們該怎么辦啊?!”未來的諾曼底登陸戰盟軍海上總指揮官伯特倫·拉姆齊上將,現在正痛苦的捂著頭,蹲在指揮部的墻角里。對于一輩子和軍艦打交道,從未見過陸戰的他,對于這種走投無路的失敗感到的只有茫然無措和對未來戰俘營的天然恐懼…

    “算了,我們投降吧…我們已經失敗了……”維斯康特·戈特勛爵,一戰時期步坦協同的先驅和戰斗英雄,40年底開始全力強化直布羅陀要塞的有遠見軍人,1941-1942年在德意海空軍重圍之下死守馬耳他要塞一直堅持到最終切斷隆美爾非洲軍團補給線的英國馬耳他總督,意大利投降的盟軍受降官之一,大英帝國元帥,也是未來制造印巴分治,埋下巴勒斯坦民族悲劇的始作俑者和罪魁禍首,此刻倒是看的很開了。無奈的嘆了口氣,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抓起一面鏡子,一邊整理自己的軍容一邊把拉姆齊從地上拉了起來,然后把鏡子塞給了拉姆齊。

    “走吧,雖然我們敗了,但是大英帝國應該還不會垮的…讓我們以軍人最后的尊嚴投降吧,我們已經盡力了…”給自己掛上全部的勛章,戈特一邊朝外走一邊說道。等到出門的時候,戈特似乎想起來什么一樣,回頭朝著自己的通信兵說了一聲:“對了,給法爾加德也說一聲吧……”

    與此同時,貝爾格堡附近公路上的一個拐角處,一群德國步兵,兩輛德國坦克和幾輛指揮車,正在和剛剛拐出馬路拐角的兩名英國軍人狹路相逢…看著黑洞洞的槍口和炮口,兩名英國軍人識趣的丟下了手里的手槍,高高的舉起了手…

    一名英俊的德國少將在眾人簇擁下走了出來。

    少將看著對面兩名軍人,其中一名也就算了,另一名卻引起了他的興趣。這名軍人年齡不小,雖然看起來灰頭土臉,而且穿的是一身一線步兵軍士長的軍服但是看手就發現,稍微有點細皮嫩肉,食指上長期扣扳機的老繭也不是很明顯,另外…看他的舉止和神情,并不像一名理應相對粗俗的大頭兵,反倒是有一種長期教養,而且還是英國上流社會特有的的味道在里面。少將心里很快就明白了,這八成是個喬裝打扮的高級軍官,搞不好和自己一樣也是個將軍。

    “德國第七裝甲師師長艾爾文·隆美爾少將,閣下也可以不用隱瞞身份了,我已經看出來了,我以國防軍的名譽保證您可以得到與您真實身份相應的戰俘待遇----只要您說的是實話。”

    雖然是勝利者,但是長期受到國防軍軍官團熏陶教養的隆美爾并沒有趾高氣揚,而是以很平常的口氣,淡然的朝著對面的英國軍人說道。

    “好吧…雖然不知道明明是第一次見面,為什么突然覺得和您有種很熟悉感覺…”那名偽裝成士兵的英國高級軍官苦笑了一下,落寞的也開口自我介紹道:“敗軍之將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了,鄙人英國第三步兵師師長伯納德·勞·蒙哥馬利少將……”

    ps:今天提前更新了,晚上的火車去大連,一直玩到五月一號,不過應該會保持更新的····求月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