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未來 > 迷失在白堊紀 > 章節目錄 第20章 希望(作者:林中之馬的魔王)
迷失在白堊紀

《迷失在白堊紀》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20章 希望

    一個手快搶到了兩瓶發膠的男子在旁邊聽到了張曉舟的話,他臉上原本滿是喜悅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

    是啊,這樣的簡易噴火器剛剛的確是起效了,但它只是在這樣狹小的地方有用罷了,誰敢拿著一個打火機和一瓶發膠到街上去和那些恐龍拼命?如果不是隔著幾層貨架恐龍沒有辦法撲上來,這樣的武器又有什么用?

    他心里一下子變得索然無味,但好不容易才搶到的東西,他卻也舍不得丟掉。

    “兄弟,怎么稱呼?”他在旁邊站了一會兒,干脆在張曉舟和李彥成旁邊坐了下來。

    “張曉舟。”“李彥成。”兩人簡單地自我介紹道。

    “我叫劉玉成。”男子說道。“我住在后面這小區,四幢702室。”

    這樣的介紹當然不可能馬上讓他們熟識起來,但卻馬上減弱了他們之間的隔閡,這讓張曉舟覺得這個人很有意思。

    “我叫翟彪。”之前請他幫忙的男子這時候和那個傷員也走了過來。

    “我叫鄧文輝。”

    “之前那些家伙是被你們關起來了吧?”劉玉成問道。

    張曉舟點點頭:“可惜我們沒有足夠的工具和材料,沒能把它們徹底關起來,只是暫時把它們困了一會兒。”

    “原來又是你們!你們這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可把我們都給害慘了!”旁邊突然有人大聲地說道。“你們真是禍害!”

    張曉舟詫異地轉過頭,看到說話的是之前那個曾經質疑他們的男子,剛才他一直躲在超市的角落不敢出來,現在卻又跳了出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張曉舟馬上針鋒相對地說道。“你是想說,是我們告訴你已經安全了,讓你快點下樓搶東西?”

    男子被他的搶白嗆住了,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么。

    “剛才大家都出來拼命的時候你一直躲著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現在感覺安全了你倒跑出來了?有便宜你就想占,出了問題就指責別人?你有什么臉說這些話?想要表達意見,先像大家一樣站出來證明自己的勇氣再說!”

    男子的臉一下子漲紅了,他捏緊了拳頭,雖然張曉舟的并不比他壯實,但看著張曉舟氣勢逼人的樣子,他卻站在原地不敢沖上來動手。

    張曉舟其實并不是那種咄咄逼人的人,但男子的話太過于惡劣,讓他不得不這么做。

    純粹從推卸責任的角度來看這個事情的話,男子的指責并不是全然沒有一點兒道理。如果不是張曉舟他們成功地把那些速龍關起來,并且拼命地搬東西,給了他們一種外面已經安全了的假象,被困在這里的人或許都還在家里繼續躲著,什么事都不會有。

    這個世界上其實有很多人都喜歡這樣去考慮問題,成功了?那是我有本事。失敗了?還不都是因為你!他們往往還都要加上一句:你看吧,這我早就說過了!

    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永遠都是最為便捷的尋找解脫的方式,因為責任不在自己身上,自然就不用去為結果負責,更不用去考慮怎么解決問題。甚至于,還可以和其他人一起站在道德的至高點上指責那些出來負責的人,心安理得地丟掉良心上的包袱。

    平庸而又無能的人最喜歡這么考慮問題,而他們也永遠不會有進步的機會。因為他們常常失敗,卻總是把自己的注意力和才能都用在推諉責任上,他們永遠也沒有從失敗中學習和改正的機會,于是也永遠沒有成長的可能。

    但稍稍有一點常識和責任感的人都不會這樣去考慮問題。按照這種邏輯,將不會再有任何人敢出來做事,社會也永遠也不會進步。原因很簡單,不做事就不會錯,而只要做事就一定會有失敗的可能。

    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會缺少這種人,但任何正常發展中的組織都不會容許這樣的人身居高位,而任何有太多這種人的組織也必然面臨效率低下,人浮于事,爭功諉過的困局。

    這個男人或許只是早已經習慣了在遭遇失敗之后這么指責別人,但也許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他的這些話在現在這樣的時刻是很危險的,如果任由他這么說下去,處于惶恐不安中的人們很有會被他的話煽動誤導,把眼前的困境都歸咎到張曉舟他們身上。

    在這人心惶惶秩序崩塌的時刻,這很有可能是致命的。

    張曉舟急中生智,果斷地把人們的關注點從男子指責的內容引到了之前成功驅走速龍的事情上,把那一小撮始終躲在角落里不敢出來戰斗的人與其他人分化開,而這一點果然成功地轉移了人們的注意力。每一個站出來的人都感覺自己比那些人勇敢,即使只是閉著眼睛拼命壓住貨架的人看他們的目光也開始不同了。

    但轉移矛盾并不是張曉舟的本意,他的根本目的還是想辦法從這里逃出去,眼前的這群人可以說是一群絲毫沒有任何組織,相互之間極度缺乏信任的烏合之眾,要讓他們鼓起勇氣去面對危險是很困難的事情。但如果能想辦法把他們鼓動并且組織起來,三十個人已經是一個排的編制,足夠做很多事情了。

    他本想再稍微等一等,讓他們面對更大的壓力和徹底絕望時再出來給他們指出那條路。對于烏合之眾來說,那或許是唯一能夠讓他們鼓起勇氣全力去戰斗的辦法。

    但現在,局面卻讓他不得不提前站了出來。老常的情況也逼迫著他必須要這么做了。

    “大家聽我說!”既然人們的注意力已經聚攏在了這里,他干脆大聲地說道。“事實已經證明了,那些怪物并不是不可戰勝的!只要我們找對方法,它們也只是普通的野獸!它們同樣怕火,同樣會被我們趕走,也同樣會被我們殺掉!”

    有人習慣性地想潑冷水,但看著大家熱切的目光,最終沒有開口。

    “你們想回去嗎?”張曉舟問道。沒有人回答,但每個人的表情就說明了一切,即使是之前被他搶白的男子也不會說自己不想逃回去。

    “其實是有辦法的。”張曉舟說道。

    “是什么?”一個站在他面前的男子馬上急切地問道。

    “殺掉它們!”張曉舟答道。

    有人嗤笑了起來,但更多人卻沒有說話,而是繼續等待著張曉舟的后文。

    之前他的表現已經獲得了一些人的信任,不管怎么看,一個敢于在關鍵時候首先站出來的人,再怎么也比那些只會躲起來的人強。

    “我曾經殺掉兩頭那樣的恐龍。”張曉舟繼續說道。

    之前那個男子大聲地嘲笑了起來,但他卻被旁邊的人重重地推了一把,聲音突兀地斷掉了。

    “肯定有人覺得我在吹牛,也許在他們的想象里,殺恐龍一定要面對面手拿武器和它們拼個你死我活。”張曉舟說道。“但我們又不是原始人!為什么要做那種傻事?”

    人們看著那個一直在質疑他的人,輕聲地哄笑了起來。很多人其實一開始也是這么想的,但這并不妨礙他們躲在人群里笑。

    “即便是原始人也知道使用工具和陷阱,難道我們連原始人都不如?”

    當然不會有人自認為還不如一群猿人,有些人受到了啟發,開始思考,但還是有人習慣了不動腦筋。

    “別賣關子了!要怎么干?”一個身材壯實的男子大聲地問道。他臉上紅紅的,剛才就是他第一個拿起酒就喝,但酒精顯然在這時也給了他勇氣。

    “燒死它們!”張曉舟對他們說道。

    “燒死它們?”

    “對!燒死它們!”張曉舟再一次肯定地說道。

    計劃其實非常簡單,不過是之前那個計劃的翻版,但現在有了這么多的人手,他的計劃也變得野心勃勃了。

    “我們要打通與隔壁藥店的隔墻,不用太大,夠一個人進出的寬度就足夠了。但那邊的門是打開的,所以我們必須要提前做好準備。”

    “然后呢?”

    “先堵住門,然后在藥店里布置一個小小的迷宮,終點就在通道這里。我們要放置足夠多的易燃物,然后把它們引進來。”張曉舟用掉在地上的那些東西搭了一個簡單的模型,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兩頭堵住,點火!”

    非常簡單,但之前卻沒有人想到。

    “哪有那么多可燒的東西?”有人說道。

    “隔壁是個飯店,說不定會有液化氣罐。”另外一個人說道。“就算沒有,桌椅板凳也夠燒一會兒了。”

    “飯店隔壁是個書店,再過去是個服裝店,里面的東西都能用上。”還有人繼續補充。這樣的思路其實很容易繼續發散,既然他們可以向一側打通通往藥店的通路,當然也可以打通另外一側所有的店鋪。“飯店里肯定有油,就算沒有,超市里這些調和油也足夠用來引燃里面的東西了。”

    “干吧!”除了極少數人,絕大多數人都興奮了起來。

    “一次徹底解決它們!”劉玉成大聲地說道。“張曉舟你真是天才!”

    ((()))

    收藏漲漲跌跌,好像股市……心里拔涼拔涼的

    各位,求支援求安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