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未來 > 迷失在白堊紀 > 章節目錄 第24章 敢死(作者:林中之馬的魔王)
迷失在白堊紀

《迷失在白堊紀》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24章 敢死

    “乍看起來最好的地方是匯通國際,但我還是看好國土資源學校。”張曉舟這樣與劉玉成閑聊著,聽到他們說的是這樣的話題,旁邊有許多人也聚攏了過來。

    “為什么?”劉玉成問道。

    “距離是一方面,如果我們要到匯通國際去,那幾乎要穿過整個區域,正常情況下走路要將近一個小時,開車也要十幾分鐘,現在這個情況,路上可能發生的情況太多了。”張曉舟答道,他把自己幾次遭遇恐龍的經過簡單地告訴了他們。“現在看起來,東南面更危險一些,這些恐龍很可能都是從那邊跑進來的。另一個方面,匯通國際那個地方一直都龍蛇混雜,算是開發區里治安最差的地方之一。平時這里都經常有打架砍人的事情,現在這個世道下,那里又是人人都知道食物最多的地方,我覺得發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但你也說了,吃的東西多半都在那邊。”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說道,張曉舟只記得他姓馬,卻不記得他叫什么了。“如果不往那邊走,其他地方哪找吃的東西去?尤其是高架橋北邊這一塊,人幾乎都集中在這一邊,不往南走,吃的東西根本就不夠!”

    張曉舟搖了搖頭:“人人都知道那邊吃的東西多,人人都往那邊走,你覺得自己還能分到多少?又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國土資源學校這邊,學生和老師再怎么壞也有限。安全性我就不說了,要說吃的東西,國土資源學校旁邊那個食品廠你們也許知道?是做膨化食品、薯片、餅干這些東西的,那個廠的規模還可以,庫存的糧食應該不會少。但糧食再多也有吃完的一天,到時候你準備怎么辦?”他轉頭看著大家。“老實說,我從來都不擔心恐龍的問題。它們再怎么厲害也只是動物,只要有合適的計劃和實施的決心——就像我們今天所做的這樣,它們不會是我們的對手。我們的敵人不會是它們,反而會是那些我們早已經淡忘了的東西。”

    “是什么?”

    “饑餓,疾病,內亂或者是其他東西,但不會是恐龍。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征服這個世界,但如果要這樣做,我們就要有長遠一些的目光。而我推崇國土資源學校的原因也是這個。他們既有組織性,也有著繼續發展下去的潛力。”

    “組織性?潛力?”

    “我舉個簡單的例子,兩伙人打群架,一邊全是臨時在街上聚集起來的混混,而另外一邊則是相處了幾年的同事或者是同學,你們覺得哪一邊的戰斗力會更強?”

    “打架的話當然是混混強。”姓馬的男子說道。“學生沒見過血,一個沖鋒就被嚇跑了。”

    張曉舟被他噎了一下,但劉玉成卻搖了搖頭:“你說的那是重點學校的乖乖仔吧?我老家那邊的技校,十幾個混混拿著砍刀去學校門口堵人,結果有人到操場上喊了一聲,里面瞬間沖出來上百個學生,一下子就把那些混混給揍趴下了,好幾個骨折斷腿的,從那以后再沒人敢去那個學校門口鬧事。這關鍵還是要看地方看人,那些愣頭青,一旦被人煽動起來,天王老子都不怕!”

    “是我的例子舉得不恰當。”張曉舟說道。“兩支部隊,一支是長年累月在一起訓練的,另外一支則是臨時從各個地方抽調人員組成的,人員素質差不多的情況下,你們覺得哪支隊伍戰斗力更強?”

    這當然沒有什么好說的了,但姓馬的男子還是有點不服氣,大概是覺得他舉得的例子太過于偏頗。

    “他們本身就有學校,院系,年級,班級這樣的組織,這就已經比大多數的地方都強了,只要學校里的老師別太糟糕別太昏庸,好好的組織起來,我看目前沒有哪個地方能和他們這個幾千人的組織對抗。另外一方面,學校里有老師,有圖書館,有實驗設備,他們本身又是國土資源學校,未來我們想要在這個世界立足腳跟的話,離開他們還真的不行。”

    “這怎么說?”

    “我不知道國土資源學校現在有些什么專業,但最起碼,地質勘探,測繪,礦石分析這些課程應該有吧?如果運氣好的話,他們也許還會有化學、冶金、林業或者是農學方面的課程,我們城市里的資源總有用光的一天,但有了他們,就有繼續發展下去的希望。”張曉舟之前和高輝閑聊的時候就說過類似的話,他或許是個樂觀主義者,又或許,他始終沒有把恐龍看成是很大的威脅。在他看來,即使是沒有了政府的存在,經歷一段不長的混亂和無序之后,必然有人會站出來收拾殘局。這是人們的天性決定的,而在華夏這樣的地方,人們在遭遇眼前的困局時,會更加渴望有一個英雄或者是梟雄人物出現,帶領大家走出去。

    張曉舟本質上還是一個知識分子,他當然希望拯救大家的是一個英雄而不是梟雄。

    他的話有些人贊同,但也有很多人沒有聽進去。但張曉舟本身也沒有指望自己隨隨便便說幾句話就能影響到其他人的想法,每個人對于現實和未來必然都有自己的認識和判斷,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夠幫助更多人的做出更理智也更正確的選擇。

    “睡吧。”他對其他人說道。“今天真是夠漫長了,而且我們明天還有一場仗要打!”

    為了減少警戒的范圍,他們把人都集中到了超市里,把兩個通道都堵了起來,同時在幾個關鍵的地方都放了會發出聲音的東西作為預警。張曉舟和大家商量之后,安排了四組值夜的人員,三個小時輪換一次,以免明天需要戰斗的時候沒有足夠的精力和體力。

    但大多數人雖然早已經疲憊不堪卻始終睡不著,白天忙碌時腦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沒有想,反倒沒有那么恐懼,但夜晚安靜下來之后,白天時那些人被速龍追逐屠殺的景象終于又回到了他們的腦海當中,直到深夜,張曉舟都還聽到有人在睡夢中驚恐地叫了出來。

    “我們真的能贏嗎?”李彥成來叫醒張曉舟換班的時候突然輕聲地問道。

    這時候已經是半夜了,外面有許多秀顎龍在黑暗中跑來跑去,遠處還有更多怪異的聲音,時刻提醒著他們這個世界已經變得極其危險。

    張曉舟愣了一下,李彥成整個白天都站在他這邊,無條件的支持他,張曉舟一直認為他是對這個計劃最有信心的人,但他沒有想到,他竟然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當然!”他對李彥成說道。“明天晚上你就能看到蓁蓁了,我向你保證!去睡吧!別想那么多了。”

    悶熱的天氣一直持續,很多人很早就醒了,張曉舟一直在透過堵住門的那些貨架觀察外面的動靜,天蒙蒙亮的時候,他第一次看到了速龍的蹤跡,兩條速龍懶洋洋地走超市門口的道路上走過,似乎是在巡視著自己的領地,這讓他對于今天的行動終于稍稍有了些信心。

    正常來說,速龍這樣的大型獵食動物的活動區域應該會很大,就像是南美洲叢林中的美洲虎,領地范圍可以從五平方公里達到五百平方公里,但或許是因為發現這里有著豐富而且容易捕捉的食物,這群速龍卻一直停留在了這里,大有賴在這里不走的意思。

    但你們的生命將會在今天終結了。張曉舟輕輕地說道。就算是到了恐龍時代,人類依舊是食物鏈最頂端的獵食者,而你們很快就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印證這一點。

    人們陸陸續續的起來,張曉舟讓李彥成去把屬于自己的那一袋食物打開分給大家作為早餐。李彥成有些不情愿,張曉舟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只要能贏,再多的食物我們也能想辦法弄到,但如果輸了,那留著這些東西又有什么意義?去吧!”

    這樣的小插曲沒有多少人注意到,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即將到來的行動上,有幾個人把分給自己的煙拆開點燃,很快超市里很快就全是煙草的味道。

    簡單的吃過早餐之后,張曉舟讓幾個分隊長把人員都集中了起來,向他們說明即將到來的行動。

    所有人員將會被分成兩組,第一組將負責守在超市和藥店之間的那條通道口,他們的使命是打開堵住藥店大門的障礙物,把所有速龍吸引進來,并且將它們持續地吸引在通道口。在這個過程中不能使用火焰或者是其他東西驅趕速龍,只能憑借手中簡陋的鋼管和角鋼制成的長矛去與它們周旋,以確保第二組的安全。這個過程有可能需要持續十幾分鐘甚至更長,這要求這個組的成員們除了豐沛的體力,還要有堅定的意志。

    而第二組將在所有速龍都被吸引開之后,快速地移開擋住超市大門的所有貨架,將已經準備好的那張不銹鋼桌子搬到藥店門外,并用它和其他輔助物品把藥店的門徹底封住。這個組的成員將有幾十秒的時間直接暴露在好無防護的空間里,如果有任何一條速龍被他們的動作吸引跑出了藥店,他們將必須以手中可憐的武器面對速龍的攻擊。

    張曉舟用藥店中發現的醫用酒精制作了十幾個燃燒瓶,迫不得已的時候,他們可以用這些武器自衛,但這很有可能意味著任務的失敗。

    “如果有速龍往外跑,第二組可以先用燃燒瓶引燃藥店門口的那片區域把它們逼回藥店深處。”一名分隊長說道。

    大家都點頭表示贊同,不然第二組的行動就太過于危險了。

    “我的想法是,我們的二十七個人里,除去受傷無法行動的老常,其他人都要參與行動。”張曉舟說道。“第二組不需要太多人手,有八個志愿者就可以了,人太多也不起作用。剩下的人全都作為第一組,分成幾組輪換補位,確保有充沛的體力和意志去和它們周旋。”

    這樣的安排沒有人表示異議。

    “我想大家都清楚,我們馬上要做的事情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是為了那些我們所關心的人!”張曉舟說道。“我不想騙大家說計劃是安全的,不想告訴大家什么危險都沒有,這不可能!但我可以保證,我自己會站在最危險的地方,參與最危險的行動,并且堅持到底!如果有必要,我也會犧牲自己的生命去確保任務成功!你們要明白,我們沒有第二次機會!任何人的猶豫或者是遲疑都有可能導致計劃失敗,而那一旦發生,現在站在這里的人大多數都會死掉!我們沒有別的退路!沒有別的機會!你的膽怯會害死所有人!大家一定要牢牢地記住這一點!但大家更要記住,如果我們的計劃成功了,我們這個區域都很有可能變得安全!我們將有可能從躲藏的地方走出來,我們將會有機會找到更安全的地方,更多的食物!我們將會活下來,我們的家人和朋友將會活下來!”

    氣氛沉悶得可怕,之前那種樂觀的氣氛像是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毅然決然的悲愴。

    “現在已經沒有必要再設什么負責人了。”張曉舟說道。“我志愿加入第二組,有誰愿意和我一起?”

    ******

    收藏緩慢上升中……快到九百了,繼續求收藏、求推薦、求安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