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九龍圣祖 > 二千四百八十三 現在可以過來了嗎?(作者:龐飛煙)
九龍圣祖

《九龍圣祖》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二千四百八十三 現在可以過來了嗎?

    旭陽城,西南!

    這是一片蔥蔥郁郁的山間密林,一點篝火時明時暗,映照出兩張年輕的面龐,正是從旭陽城聯袂而出的云笑和南宮曉風。www.npaxta.live

    不過此刻的云笑,雙目卻是緊緊盯著面前的這個南宮家族天才,到得某一刻來臨的時候,赫然是伸出手來,連續在其身前的十多處大穴點過。

    這似乎是一種特殊而神奇的脈陣,又似乎是在助南宮曉風突破某一個特殊的境界,總之連云笑的臉色都有些凝重,畢竟這已經算是如今南宮家族最為妖孽的天才了。

    前一世的龍霄戰神,和南宮家族的族長南宮不遜有著極為深厚的交情,因此他才會在燕南山脈之中出手相助南宮曉風。

    沒想到兩者竟然還有再見的機會,既然碰到了便是有緣,云笑用前世的某些記憶,相助南宮曉風更進一步,也就順理成章了。

    此時離云笑二人從旭陽城出來,已經過去數日的時間,在這數日時間內,云笑替南宮曉風解答了諸多修煉上的疑問,也讓得他有了這一刻的突破之機。

    只不過南宮家族的功法頗為霸道,金屬性對人體肉身的沖擊也是無與倫比的,如果沒有云笑在的話,哪怕南宮曉風明白了許多修煉上的道理,也是不可能這么快就突破的。

    然而有了云笑的幫助之后,南宮曉風這一次的突破也算是順理成章了,當云笑施展的那個脈陣成形之時,收回手來的他,也不由大大松了口氣。

    “接下來,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啊!”

    云笑盯著這個南宮家族的年輕天才看了片刻,卻是長身而起,嗅了嗅周圍數十丈外的軀毒藥粉,暗道在這個地方,應該是不會再出現什么危險了。

    這一段時間以來,云笑連滅道臨城和旭陽城兩大帝宮所,將兩大帝宮所化玄境以上的掌權者盡皆屠滅殆盡,想必蒼龍帝宮已經接到消息了吧?

    只不過云笑也知道,帝宮總部接到消息到派出人手,也是需要一段時間的,趁著這段時間再多滅幾個帝宮所,這才是他迫切需要做的事情。

    至于南宮曉風,修為卻是太低了一點,將之帶在身邊,對云笑來說無疑是個累贅,甚至可能會連累到南宮家族,因此云笑只能是做出這個決定。

    嗖!

    云笑的身形拔空而起,而盤膝坐在篝火旁邊的南宮曉風,似乎是聽到了一絲動靜,眉頭微微皺了皺,終究是沒有打斷突破清醒過來。看‘毛.線、中.文、網

    想來南宮曉風也知道自己的突破之機,是如何的來之不易,若是在這個時候強行打斷,不僅是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云笑先前的辛苦。

    又或許在南宮曉風的心中,已經猜到云笑到底是要去做什么了吧?以他現在的修為,哪怕是突破到半步洞幽境,應該也是幫不上什么忙的。

    因此南宮曉風只能是選擇先突破,或許在未來的某個時候,能聽到關于云笑的消息,到了那個時候,應該又有一個或者說兩個三個帝宮所,被云笑所滅了吧?

    道臨城!

    這座在一個月之前被云笑滅掉帝宮所的城池,這一個月時間以來人心惶惶,似乎連大街上行走的修者都少了許多。

    帝宮所被滅,那可是一件天大的事,何況據說那滅掉帝宮的暴徒,連蒼龍帝后的雕像都生生毀掉了,這簡直就是大逆不道啊。

    不過那日云笑乃是當著諸多修者的面滅掉帝宮所的,最終將帝宮總部大殿付之一炬,因此對于他的身份,幾乎所有人都是清楚的。

    一座道臨城的三層閣樓之上,正聚集著一群江湖豪客在低聲議論,他們討論的話題,對于道臨城的修者們來說,聽起來有些新鮮,卻又并不新鮮。

    “嘿,你們聽說旭陽城發生的事了嗎?”

    “旭陽城?可是西北方向的旭陽城?”

    “葛兄,你說的莫不是旭陽城帝宮所被滅之事?”

    “原來魏兄也聽說了這件事,我給你說,旭陽城帝宮所那叫一個慘啊,連所司宮無翳都被生生毒殺了!”

    “”

    剛開始說話的那個中年人聲音雖低,卻是帶著一抹得意的神色,仿佛能將這個消息帶回道臨城之中,有著莫大的功勞一般。

    此刻距離旭陽城帝宮所被滅,也已經過去近半個月的時間了,而據那些旭陽城家族宗門之主傳出的消息,滅掉旭陽城帝宮所的,依舊是那個叫做云笑的少年。

    旭陽城的規模可比道臨城大了不少,其所司宮無翳更是大名鼎鼎,洞幽境初期的強者,在這一帶地域,已經算是稱霸一方的強人了。

    這個消息的傳出,讓得旭陽城周邊各大城池都是人人自危,反倒是帝宮所已經被滅,還沒有組織重建的道臨城,顯得更加輕松愜意一些。

    不過這些人也知道現在這個時候是非常時期,蒼龍帝宮總部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派強者過來查探,還是不要太出風頭地好。

    “你,過來!”

    而就在這中年人口沫橫飛描述著旭陽城中的情形,想讓眾人相信自己是親眼所見的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卻是突然從某個角落傳來,讓得閣樓三層驟然一靜。

    所有人都是循聲望去,當即見得在那角落靠窗的酒桌邊上,一道曼妙的年輕身影正端著一個酒杯,似乎是在小酌慢飲,讓人一時之間都有些不太確定,剛才那話是不是此女所發?

    連這點都沒有弄清楚的諸人,更不知道那所謂的“你”指的是何人了,但看到這少女年紀輕輕,不少人眼眸之中都是露出一抹不屑之意。

    “耳朵聾了嗎?我讓你過來!”

    見得這幾人都沒有動靜,那少女似乎是有些不耐,見得她伸出纖纖玉指,朝著剛才說話的那葛姓中年人指了指,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她叫的是誰了。

    “哪里來的臭丫頭,竟敢這樣對我大哥說話?”

    作為當事人的葛姓中年人還沒有接口,其身旁的另外一人卻是當即忍耐不住了,直接喝罵出聲,身上更是涌現出濃郁的脈氣氣息。

    這人口中雖然稱呼“我大哥”,但看著兩人長得完全不同的面容,諸人都有理由相信這二位乃是異姓兄弟,并不是一母同胞的嫡親之人。

    “哼!”

    喝罵之人話音剛剛落下,對面的少女口中倏然發出一道冷哼之聲,緊接著眾人似乎感應到一抹無形的氣息橫空掠過,最終撲打在了那喝罵之人的身上。

    “兄弟,你怎么了?”

    葛姓中年人畢竟是一名化玄境后期的強者,實力比起一些帝宮所的長老來都不遑多讓了,此刻他明顯是感應到了一些不對勁,說話的同時,伸出手來推了推身旁的兄弟。

    咕咚!

    然而在這葛姓中年人伸手一推之下,那喝罵之人卻是應聲而倒,發出一道清脆的倒地之聲,震得酒桌上的杯碗茶盞都是狠狠顫了一下。

    “這是死了?!”

    旁邊幾人反應也并不慢,見得那滾倒在地一動不動的身形,諸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甚至是直接一躍而起,他們的目光,都在第一時間轉到了剛才說話的少女身上。

    “現在可以過來了嗎?”

    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那少女連口氣都沒有絲毫變化,依舊盯著葛姓中年人輕聲開口。

    只是露出這么一手的少女,別看她依舊年輕,效果卻是和剛才完全不一樣了,哪怕是化玄境后期的葛姓中年人,眼眸之中也有些驚疑不定。

    要知道剛才無聲無息死掉的那人,可也是達到化玄境中期的修為啊,就算是這葛姓中年人想要這般輕松將之殺掉,也是絕對做不到的。

    而且這還只是那少女露出的冰山一角罷了,在心中權衡之下,葛姓中年人并沒有因為自己兄弟慘死而發作,反正那又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親生兄弟。

    “這位小姐有什么吩咐?”

    這葛姓中年人也算是個能屈能伸之輩,在心中權衡了一番之后,便是緩步走到那少女的桌前,卻是不敢就此坐下,而是輕聲發問。

    “你剛才說,旭陽城帝宮所也被人滅掉了?”

    少女轉動著手中的酒杯,似乎是不經意間問出這句話,而如果云笑在這里的話,就會認出這少女乃是他在潛龍大陸的義姊雪棄!

    只不過如今的云笑,和這位一起生活了十來年的義姊,早已經有了不共戴天之仇,曾經兩次擊敗雪棄,卻都未能收取其性命,讓其成功逃脫。

    這一次雪棄從龍噬洞出來,逆天突破到了半步至圣境的層次,在得知云笑的消息之后,第一時間便孤身而出,前來圣醫盟的范圍之內找云笑復仇。

    蒼龍帝宮在圣醫盟之內,自然也是有自己眼線的,雖然說那位九長老因為云笑的提醒而被揪出,但自有一些藏得更深的暗子,不斷向蒼龍帝宮傳遞情報。

    在雪棄得到的情報之中,云笑乃是向北而走,只可惜她還是來晚了一步,在她趕到道臨城的時候,這座城池的帝宮所,早已經化為廢墟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