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魔風龍帝 > 第832章 決生死(作者:心楓九月九)
魔風龍帝

《魔風龍帝》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832章 決生死

    “劉夢兒難道真的通關了嗎?”

    “三十三門人階六品的武技,其中有兩種可是秘密啊,這劉夢兒怎么會懂?”

    “哦~我懂了,只有這個家伙才懂得那最后幾門武技啊!”

    “呵呵,這家伙被人利用了。kanmaoxian.com”

    想到這里,不少人都是看向那武斗臺上那已經攥緊拳頭的身影。

    張塵風死死咬著嘴唇,他不相信,不相信是這劉夢兒會橫插一手,會將屬于他的東西給霸占了!

    可惜,現實是殘酷的。

    不一會,一道白色倩影飄然到來。

    不是別人,正是那劉夢兒!

    劉夢兒是這戰侯府中首席長老劉洪之女,在戰侯府中乃是天之驕女。

    在以往那天賦僅僅次于張塵風。

    當然在張塵風背負廢物之名時,這劉夢兒就已經成為了這烈巖城的第一天才了。

    “夢兒…”

    張塵風神色復雜的看著眼前的少女。

    少女皮膚雪白,鳳眉丹目,嘴唇微微抿起。

    “你這廢物怎么來了?”

    劉夢兒眉頭微微一皺,冷漠的說道。

    這道話語,將張塵風心中那僅存的一絲期望也是隨之粉碎。

    他不傻,當然能夠感受到這劉夢兒語氣之中的那種嫌棄以及厭惡。

    往日那滿臉笑容,要他教她武技的那個劉夢兒,逐漸在他心底消失。

    他看向那看臺上的劉洪。

    這以往那個擺出愛莫能助,想幫卻不能幫的劉伯伯,此時此刻正嘴角噙著冷笑看著他。

    神色冰冷無比。

    張塵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中對這兩年的遭遇已經逐漸明了。

    原來這兩父女一直都在利用著他!

    這兩年的遭遇,恐怕就是這兩人在背后操控吧!

    先是將他從烈巖城中趕出去,隨后又假惺惺的接近他,好得到那最后幾門武技!

    以此成為那戰侯候選人!

    這兩人好深的心機!

    “你一直在騙我?”

    張塵風嘴角露出一道苦澀的笑容。

    “騙你?不,這不過是個交易,在這兩年間我陪伴著最落魄時候的你,傾聽你心中抑郁,以此換取那幾門武技,我覺得一點都不過分。”

    劉夢兒冷冷的看著張塵風,毫不在意的說到。

    “不過分嗎?可你明明知道,我一生心愿就是想要繼承我父親爵位,好得到父親為何會消失的線索!你這么做可是把我最后一點希望都給斷絕了…”

    張塵風慘笑一聲。

    可話還沒說完,就被眼前女子給冷冷打斷了。

    “夠了!張塵風你這個廢物還想要繼承這戰侯爵位?你也不看看自己現在什么情況,一個廢物,你這么做恐怕只會讓你父母蒙羞而已!我是你的話,早就一頭撞死了,還在這里丟人現眼!”

    劉夢兒及其厭惡的看著張塵風。

    “讓我父母蒙羞?”

    張塵風嘴中咀嚼著這六個字,無比的苦澀。

    就在近日他得到了九脈化龍訣,本想要與劉夢兒分享一下心中喜悅,可沒想到自己在后者心中一直都是一個無法凝聚圖騰,可堪利用一番的廢物而已。

    “我實力比你強,就算欺你壓你又如何?你能將我怎么辦?我跟你之間有云泥之別,你應該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張塵風你若是識相的話現在給我滾出這里,我可以給一條活路你走。”

    劉夢兒最后一句話落下,顯示著自己的仁慈。

    兩個戰侯候選者之間,本應該會有一場決斗,不過這劉夢兒顯然沒把這張塵風當成對手。

    一言一喝,將這張塵風當成了一條狗般驅趕。

    其余眾多戰侯府子弟,都是滿臉揶揄的看著這張塵風。

    即便你實力有點古怪又如何?

    到底還是無法跟劉夢兒這等天驕對抗。

    張塵風身軀一顫,這兩年他居然被人當成猴耍了,想起這點,再看眼前麗人,只覺得無比惡心,那顆心也是逐漸冷了下來。

    “哈!哈哈!”

    就在這時候,張塵風卻突然笑了,隨著這笑聲,那眼角出現了一滴晶瑩的淚珠。

    笑聲越發大聲,而其中的憤怒以及森然,也是越發的濃厚。

    既然這劉夢兒露出了真面目,他也無需再念及舊情!

    三年前他被這些人當成喪家之犬驅逐出烈巖城,三年后的他,絕對不允許!

    心中僅存的一絲天真,在此刻徹底消失得一干二凈。

    “張塵風,你笑什么?即便你朝著我下跪,我也是不會改變主意的…”

    劉夢兒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張塵風給粗暴的打斷了。

    “夠了!”

    這倒是讓四周看好戲的弟子給驚得微微一愣。

    這張塵風還不滾走?他想干嘛?

    “劉夢兒!”

    張塵風爆喝一聲,眼神冰冷的盯著那劉夢兒。

    這眼中翻滾著無邊的暴戾,仿佛一頭擇人而噬的野獸隨時會從少年體內躍出!

    這劉夢兒看到這眼神,也是不由得身軀一顫,這眼中的冰冷殺意,讓她有點不寒而栗的感覺。

    “劉夢兒,你說的沒錯,你實力比我強,就算欺我壓我,我也無話可說……”

    少年聲音逐漸高昂起來,音調驟然提高!

    憤聲咆哮道

    “只不過事實并非如此!你這賤人,算什么東西?你跟我的確是有云泥之別,只不過我是云,而你只不過是被我踩在腳下的一攤爛泥而已!”

    “三年前我能將你踩在腳下!三年后我一樣可以!”

    此時此刻,整個院落都傳蕩著少年那殺氣騰騰的咆哮聲。看.毛.線.中.文.網

    一個個都是用著驚愕的眼神看著那道單薄身影。

    這張塵風是傻了吧?

    還想要將劉夢兒踩在腳下?

    要知道,這劉夢兒三年前就已經凝聚了五等圖騰――金熾鳥!

    三年過去了,一身武道修為已經深不可測,比之一些長老還要強大,這張塵風居然還說她是一攤爛泥?

    可笑!

    眾人都是覺得可笑至極!

    “不愧是戰侯的子嗣。”

    邢軍并沒有發生,而是在心中默默的想著事情。

    劉夢兒也是微微一愣,隨后那臉上布滿了寒霜。

    “張塵風,我好心放你一條生路,可沒想到你卻如此不知好歹!”

    這劉夢兒自以為是,怎么會知道這句話給那倔強少年帶來了多少的恥辱?

    “劉夢兒!收起你這假仁假義的嘴臉吧!你這樣說,我只會覺得心里惡心!”

    張塵風袖袍一揮,冷冷的打斷了前者話語。

    劉夢兒的柳眉皺在了一起,眼中也是難以遏制的流露出了殺意。

    “你不是想要坐穩這戰侯之位嗎?好!一個月后的今日,我在這里等你!到時候…我們既分勝負!也絕生死!”

    張塵風凌空狠狠的指著腳下武斗臺,森然說到。

    “我會讓所有人都知道,這戰侯府是我父親的戰侯府!是我張塵風的戰侯府!戰侯這個爵位,只有我有資格繼承!”

    “誰要想把那手伸過來,我便剁了誰!”

    略帶咆哮的話語,響徹在院落之中,讓在場眾人皆是一顫。

    這家伙如此心性…還好是個廢物,不然的話他們怎么可能會有出頭的日子?

    “張塵風!就憑你也配向我姐發起挑戰?就你這種廢物東西,根本就不需要我姐出手,一個月后我來斬你!”

    就在此時,一道不屑的嘲諷話語,從那劉夢兒身后響起。

    一個年紀與他相差無幾的少年出現在他眼前。

    劉原!

    劉夢兒的胞弟。

    往日還跟在他身后,就好像一個跟屁蟲一樣,還一口一個姐夫,現在想想還真是讓人作嘔。

    如今那劉原的臉上布滿了不屑的神情。

    張塵風冷冷的看著這家伙。

    “張塵風,你不過凝聚了一個一等的圖騰而已,雖然踏上了武途,但依舊是一個廢物而已,七天后的對決,你敢不敢接下?”

    劉原抬起頭,傲然看著張塵風。

    張塵風看了他一眼,收起視線,躍下武斗臺朝著院落大門離去。

    眾人微微一愣,莫不成這張塵風還真是慫了?

    就在這時,少年那冰冷的話語響徹在眾人耳邊。

    “七日太長,三日后在此地,我前來敗你!”

    嘩!

    全場皆是嘩然!

    眾人看著那逐漸遠去的背影,眼中閃爍著不可思議的神情。

    這劉原是一個搬山五重天的武者!

    而且還在一年前凝聚了一個三等圖騰,對那搬山境的戰斗手段熟悉于心,比起這剛剛才凝聚圖騰的張河要強上幾倍。

    莫不成這張塵風是自覺的這張河跟劉原是同一個檔次的武者?

    要是那么想的話,這張塵風也太天真了吧!

    劉原嘴角勾起一道冷笑,對這那劉夢兒輕聲說道“姐姐,三日后我會將這家伙給廢了!讓他好好的做一個本分的廢物!”

    這話語,無比的陰冷,就好像一條藏在草叢中的毒蛇。

    劉夢兒漠然的點了點頭,不去看那已經消失了的身影。

    她根本就沒有把張塵風的威脅放在心上,后者的話,在她聽來不過是在癡人說夢而已。

    “三日后我再來看看。”

    邢軍從座位上站起,對著身邊的劉洪說道。

    劉洪身軀一顫,當即收起了那點小心思。

    他本來是想要叫這張塵風在這三天后無法出現的,可現在這邢軍已經開口了,他也是不敢再對張塵風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最起碼在這戰侯府他需要保這家伙平安無事!

    劉洪眼中閃爍著陰毒的神色。

    這張塵風是何德何能,居然能夠引起巡查使大人的興趣!

    巡查使!

    負責審查這明嵐王朝中各位王侯爵位的人物!

    三年一期!

    無論你是幾品王侯,在這巡查使面前都需要恭恭敬敬的。

    因為他代表的是那當今的圣上!

    ……

    張塵風回到以往的住所,看著這輝煌大氣的宅門,他的思緒不由得回到了三年前。

    宅院依舊是那宅院,可惜早已物是人非。

    良久,張塵風輕嘆一聲,大步走了進去。

    他那住所一直空在那里,畢竟他好歹也掛著一個戰侯的子嗣,那些家伙盡管把他驅逐出城,但依舊不敢對他父親留下來的東西有所不敬。

    戰侯威名,豈會那么容易消散?

    看著這干凈如初的擺設,張塵風神色極為復雜。

    父親啊父親,你到底是因何事離開!

    兩年前的夜晚,張志天渾身是血的沖入他屋中,只留下那殘破玉佩以及一句話后就轉身離去了。

    “炎兒!必定要達到凝血十重天方可將這玉佩滴血認主!不然會有大禍!切記切記!”

    這一幕,張塵風每每合上雙眼都會出現。

    “父親!你放心,此生我必將成為強者,始終有一天我會尋到你的蹤跡!即便前路有至尊擋路,我亦無懼!”

    張塵風咬咬牙,低聲吼到。

    好像發誓又好像在說給自己聽一樣。

    深深吸了一口氣,張塵風將這些思緒壓下,來到那后院之中。

    現在迫在眉睫的是三日后的那場對決!

    要奪回戰侯爵位,便從明日開始!

    看了一眼四周,確認無人之后,張塵風拿出一把鏟子,將那院邊角落上的泥土給挖掉,好像在翻找著什么東西。

    不一會,一個大坑出現在眼前。

    張塵風眼睛一亮,從這坑中抱起一個木盒。

    小心翼翼的將那土壤埋回去后,張塵風便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將那木盒上的泥塵吹走,張塵風面露懷念之色。

    他敢說三日后將劉原擊敗,肯定是有他的依仗。

    而他的依仗,便在這木盒之中!

    “三日時間已經足夠,有巡查使在,那劉洪不敢動我。”

    張塵風又不是瞎子,當然看到了那劉洪身邊男子所穿服飾!

    巡查使!

    三年一次,他對明嵐王朝的法典可是熟記于心!

    敢來闖次龍潭虎穴,張塵風自然是有自己的一套計劃。

    只不過,這劉夢兒所顯露的丑惡嘴臉倒是在他的計劃之外。

    不過也無妨,只不過麻煩一點罷了!

    不做他想,張塵風將這木盒打開,很是小心的從中取出了一個玉瓶。

    這玉瓶整體通透。

    而最主要的是這玉瓶之中滾動著三枚褐色的圓形物體!

    張塵風將玉瓶打開,一陣異香傳出,讓他體內的氣血好像也是隨之波動起來。

    “一品丹藥,氣力丹!”

    張塵風眼前一亮,神情有些興奮。

    丹藥,乃是集合靈藥中的精髓煉化而成!

    而煉制丹藥的人,則被稱為煉丹師!

    煉丹師無比高貴,即便是這偌大的烈巖城中,也是難以尋得一個一星煉丹師!

    這丹藥,是以前張塵風還是天才之時皇城那些大家族送過來,以示交好的。

    張塵風當初無法顯露圣脈之時,便早早將這丹藥藏起。

    因為他知道族中肯定會有很多人對這丹藥眼紅。

    果然在他成為廢物之后就有很多人都找門上,索要這氣力丹。

    還說什么廢物不值得浪費此等丹藥。

    “還好保住了。”

    張塵風嘴角揚起一道笑意。

    將丹藥倒在手上,張塵風心情有些激動。

    他即便是那戰侯之子,但也是很少能夠服用丹藥,這可以說是他第一次服用,心情當然是激動無比。

    可正當他準備服用那丹藥的時候。

    那脖子上掛著的殘破玉佩驟然發出一陣光芒,將張塵風手中丹藥直接給吸了過去!

    沒等張塵風反應過來,這丹藥已經消失在了玉佩之上!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直接讓那心性堅毅的少年傻了眼。

    這,這什么回事?

    他的丹藥居然被那玉佩給吸掉了?

    張塵風的呼吸都是變得粗重了一絲。

    一把將那脖子上的玉佩摘下。

    “快給我吐出來!這可是一等丹藥啊!你這敗家的玩意!”

    屋中出現了奇異的景象,少年面紅耳赤的捏著一枚玉佩,氣急敗壞的不斷開口謾罵著。

    良久。

    少年有氣無力的癱坐在床上,滿頭大汗。

    那玉佩則是靜靜的擺放在一邊。

    “不對,這玉佩上的紋路好像有點變化…”

    張塵風微微一怔,因為他剛好看到了這殘破玉佩上紋路變得完整了一點?

    眉頭緊皺,露出了沉思之色。

    咬咬牙,張塵風決定將剩余的兩枚丹藥統統放在這玉佩上!

    因為現在只有兩枚氣力丹,根本就無法讓他突破到搬山三重天!

    倒不如搏上一搏!

    這玉佩之中既然能夠存放那睚眥圣獸的精血,以及傳給了他如此奇妙的功法,想怕也不會是普通貨色吧!

    想到這里,張塵風將那第二枚氣力丹放在了這玉佩之上!

    那奇異的景象又是再度展現在張塵風眼前,那氣力丹化為精純的能量,滲入了玉佩之中。

    那紋路不斷扭動,又是長了一點出來。

    微微一閃之后,這玉佩又是重歸平靜。

    居然還沒行!

    這一幕讓張塵風不由得有些眼紅。

    這將張塵風心中的賭徒心理給激發了出來。

    “該死的!”

    張塵風很是肉痛,但沒辦法,因為這玉佩上的紋路看起來就差一點就能夠修補完整了!

    事到如今,賭了!

    咬咬牙,張塵風顫抖著手將那最后一枚氣力丹放在了這玉佩上。

    場景重復,張塵風死死的盯著那玉佩上的紋路。

    “長!長!長!”

    張塵風心在滴血,要是這玉佩不能給他帶來一點驚喜的話,那他可就真是虧大了。

    在張塵風期待的眼神中,那紋路逐漸長滿了。

    這使得張塵風微微松了一口氣。

    不過…

    這玉佩怎么那么的平靜?

    張塵風面色微微一變,伸手抓向那玉佩。

    就在觸碰到那玉佩的一瞬間!

    這玉佩驟然綻放出刺眼光芒,直接朝著張塵風眉心射去!

    糟糕!

    張塵風心中一驚,沒時間給他反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玉佩鉆入了他的眉心!

    痛!無比劇痛!

    張塵風只覺得那腦子好像被十數把鋸子來回割鋸。

    他能夠感覺這玉佩好像在他體內扎根了,在與他的血肉逐漸融合在了一起。

    這種痛楚,可想而知。

    一陣天旋地轉后,張塵風腦袋中的疼痛感終于是稍稍退去了。

    “這,這里是哪里?”

    張塵風強忍著那剩下的痛意,朝著四周圍看了過去。

    這一看倒是愣在了那里。

    因為他明顯已經不在房間中了!

    現在的他置身于一個白茫茫的空間之中,約莫是三四十丈的范圍,四周圍都是白色的霧氣。

    而他身前則是懸浮著一個上下沉浮的光點。

    “這難不成是傳說中的小世界?”

    張塵風被眼前的情景給驚到了,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傳聞武者若是修煉到高深之處,擁有操控空間的力量,舉手投足間擁有移山填海之威。

    現在看來,果然不假!

    張塵風心情有些激動,那三枚氣力丹到底沒白費,就是不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機緣在等著他呢?

    看著身前漂浮的光點,張塵風試探性的伸出了手,觸碰到了那枚光點。

    一道信息出現在了張塵風腦海之中。

    “時間流動?我的天啊!”

    張塵風消化了剛剛的信息,眼中露出極度驚愕的神情。

    在這空間之中修煉兩天,外面才僅僅度過一天而已!

    而現在張塵風最缺的便是時間!

    張塵風眼中的驚駭之色沒有減少半分,反而更加濃郁了,這玉佩到底是什么來頭?

    居然能夠操控時間!

    不簡單!

    張塵風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他父親是從哪里得到這玉佩的?

    這事關重大,絕對不能有第二個人知道!

    若是傳出去,別說明嵐王朝了,那些更高等級的勢力,都會插上一手!

    深吸一口氣,張塵風暫且壓住心中的駭然。

    這空間之中有著稀薄的的藥力,正是剛剛那氣力丹所化!

    雖然這量非常的稀少,但卻極為精純!

    張塵風從那信息中得知,只要不斷投放丹藥,那么這空間之中的時間流速以及能量密度則越高。

    簡單來說,丹藥就是使用這一方小世界的鑰匙!

    而且玉佩吞噬之后還會反哺最為精純的那部分給宿主!

    但若是沒有丹藥的話,這空間可就不能使用了。

    找丹藥!

    張塵風目光火熱,心中已經決定了,日后一定要瘋狂的去搜集丹藥!

    有了這么一個逆天空間,不好好使用一下可就是暴殄天物。

    “日后就叫你臥龍空間吧!”

    張塵風意氣風發的給了這空間起了一個名字。

    現如今這臥龍空間剛好能夠使用三天,張塵風當即開始運轉身后圖騰。

    九霄太虛蟒從身后浮現。

    這是趙凡第一次運功修行,當即感受到了那九脈化龍訣的不凡之處。

    只可惜這圖騰只是一等的,不然就更加完美了。

    張塵風收起這些想法,開始了吸納那空間中的精純藥力!

    在這里修煉六日,不過等于外界三日而已。

    時間剛剛好!

    ……

    三日時間,轉眼過去。

    這一日,戰侯府的氣氛開始緊張了起來。

    因為今日是那劉原跟張塵風兩人的決斗!

    這其中代表了什么,眾人都是心知肚明。

    若是張塵風將劉原擊敗,那么一個月后的爵位之爭可就好看了。

    若是張塵風止步于此…那么這新一任的戰侯也就呼之欲出了。

    一間暗室中。

    “父親姐姐你們放心,今日我要當著眾人的面將他給廢掉,為我們立下威風。”

    劉原陰森森的開口說道。

    “嗯,萬萬不能讓這小子奪回戰侯之位,這族中有不少長老都是起了異心,想要投靠那小子,這一仗,你只能贏不能輸,以防萬一,你帶上這個。”

    劉洪眼中閃過一道冷芒,隨后遞給了那劉原一個玉瓶。

    “爹爹!對付那小子用不著這個吧!”

    劉原看著玉瓶中的丹藥,不由得驚愕的開口問道。

    這瓶中裝的可是爆靈丹,能夠將修為短暫的提高一重天,但是副作用也是極強的,用完一個月內都會像普通人一樣,無法修行!

    “這乃是萬全之策,你就先帶著身上,找機會,干掉他!”

    劉洪做出一個虛斬的手勢,陰冷的說道。

    絲毫不掩飾話語中的殺意。

    這家伙還真是無恥,劉原圖騰,境界都要比張塵風高上很多。

    可即便如此這劉洪還是毫不猶豫的將這爆靈丹交由他兒子,為的就是要做到百分百將那張塵風給置于死地!

    實在黑心!

    至于那坐在一邊的劉夢兒則是一臉淡漠的喝著茶,區區一個廢物而已,并不值得她放那么多心思。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