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六十八章 南段戰事(作者:南海雄鷹)
抗戰之烽火漫天

《抗戰之烽火漫天》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六十八章 南段戰事

    騎兵營和城防營的建設業已經步入正軌了,就是騎兵營營長這個位置還空著。wap.kanmaoxian.com

    現在只是從那五十多名會騎馬的弟兄里邊挑了一個班長出來暫時代理著。

    不錯,就是代理營長,臨時到不能再臨時的那種――一旦有新營長到任,他就得回去當他的班長了,運氣好的話,可能還會得個連長之類的當當。

    不過,按照張天海的行事風格,大抵是不用回去當班長了,至少也得是個排長了。

    對了,進部隊的這批新兵里邊也不全是進騎兵營的,還有的是要經過新兵訓練之后,補充進那五十多名老兵的崗位中去的。

    當然了,以直一團現在的外部環境是不允許新兵訓練進行太長時間的,所以這些新兵下連前的訓練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

    至于其他的什么磨合之類的,那也只能是等這些新兵入連后,讓老兵再教罷了。

    接下來的日子里邊,日軍不僅令到龐炳勛、馬法五等人錯愕不已,就連張天海也覺得有點懵――日軍出動了一個旅團的兵力打下蒙陰之后,居然不繼續往魯南臨沂方向打了。

    蘭陵城防司令部作戰研究室內,張天海與郭其亮等人皆是面面相覷,很顯然,他們在研究日軍的下一步的行動。

    但是已經研究半個小時了,仍是沒有得到一個很合理的說法,都是猜測因素居多。

    氣氛有些沉悶,這間隸屬于參謀部的房子里邊可是站了四五個軍官了。

    蒙陰既失,臨沂以北的屏障已失。

    蘭陵處于臨沂以西大約是五十公里處,萬一小鬼子腦袋發熱,直接往蘭陵打,要是毫無防備,那可不就完犢子了么?

    所以,這才是他們集合在此研究的原因啊。看1毛線3中文網

    要是蒙陰尚未丟失,他們也不用這么緊張了。

    “團座,卑職實在想不出這伙日軍想干什么了,您也別盯著卑職看了。”看著團長那滿是鼓勵的眼神,徐勛終于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那你呢?其亮兄?”張天海又看向了郭其亮。

    “團座,我要說的已經說完了。現在日軍坂本旅團的蹤跡未定,我團除了做主動防守之外,貌似已無更好的策略了。”郭其亮輕聲說道,他的眉頭依然是緊皺的。

    “那可否有無主動出擊之可能?”張天海雙手扶住桌面說道。

    郭其亮搖搖頭說道:“團座,我認為我團并未具備主動出擊之必要條件。我團主要以步兵為主,騎兵營又尚未訓練成軍,若是在山林作戰,還有主動出擊之可能,可是這是大平原,我團毫無優勢。”

    郭其亮的這一番話,可算是將張天海心中所存的那絲幻想給狠狠擊碎了。

    “要是我們的騎兵營能迅速建立成軍就好了,起碼不用像現在這么被動。”張天海長嘆一句。

    雖說這個時代騎兵正在逐漸被淘汰,但就目前來說,騎兵仍是最具有機動性的兵種,畢竟在這個時候落后的生產力使機械化部隊還沒有完全普及。

    “希望吧!”郭其亮漠然說道。

    ……

    魯南臨沂方向雖戰云密布,但終究還沒有打起來,可津浦線南段可就打得相當激烈了。

    二月五日,淮河西岸之敵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以橡皮船由懷遠附近北渡至北岸,懷遠城失守。

    同日,我軍聯合當地壯丁及紅槍會,發動反擊,克復定遠縣城。

    二月九日,敵軍在進據臨淮關及蚌埠之后,立即以重兵又兩地渡過淮河,并以十二架飛機轟炸小蚌埠。

    二月十日,敵軍主力部隊再次渡過淮河,對小蚌埠發動猛烈進攻。

    我國軍空軍飛機對北渡之敵進行了轟炸,第五十一軍于學忠所部之一部,打至彈盡后與日軍進白刃戰,戰斗一度十分激烈。

    ……

    津浦線南段連續激戰幾日,可蘭陵依舊是風平浪靜的。

    甚至,蘭陵人民還過了一個愉快的春節。

    這個春節可以說張天海自來到民國過后的第一個春節了。

    這個春節雖然在張天海與郭其亮等人的眼里確實是過的有些寒酸了,但也好歹平安地度過了一個春節不是?

    蘭陵的街道上是張燈結彩的,十分熱鬧,就連是大年初七也依然是四處掛滿了紅色的燈籠,看起來可是十分的喜慶。

    這就是中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了,無論是再艱苦再困難,也要先把這個年過好。

    只是,今年老百姓們的新年愿望可能就是早日趕跑小鬼子,然后太太平平的過日子了。

    和平來之不易,亂世人命賤如狗,這些道理大家都懂的,只是時勢并不是由他們所掌控的,所以他們只能選擇逆來順受,僅此而已。

    牽著鄭曼的手,張天海緩緩的走在街上,看著這些還算熱鬧的街道,他忽然笑了。

    任由張天海牽著自己的小手,看見他臉上的笑容之后,鄭曼問了一句:“張玉麟,你在笑什么?”

    “我呀,在偷笑著,要是咱們不用打仗,那該多好啊!咱們回去就可以生幾個娃娃,然后安生過日子了。”張天海笑著說道。

    “話說張玉麟,我這肚子里的孩子該怎么辦?這眼看著要一天一天的長大了,我要是無名無份地跟著你,那也不是個事兒。”鄭曼抬起頭來問道。

    這天他們兩個沒有穿著軍裝出來,而是穿著便裝,瞧那模樣,簡直就是熱戀中的小情侶。

    “肯定要結婚呀,我不會讓你這么無名無份地跟著我的,只是要等到咱們的孩子安好了以后,咱們再舉行婚禮。你們娘倆必須都得好好的。”說著張天海就輕輕地刮了一下鄭曼的鼻尖,滿是寵溺之意。

    “嗯,那我等你。我父親那邊我已經修書一封過去給他了,相信他老人家也一定會很高興的。”鄭曼輕輕一笑,依然是很美麗,只是曾經那笑容中的狐媚竟消失得一干二凈了。

    就這等巨大的反差,就連有時候,張天海都在捫心問自己:到底哪一個狀態才是最真實的鄭曼?是一開始的時候?還是現在的模樣?

    女人真是很奇怪啊,很難猜得透啊……

    不過,這一切貌似都不是很重要了,反正她已經是自己的女人了。

    對自己的女人,張天海可不是一般的好,看休假期間還給配了劉侯銘這么一個高手作為警衛軍官,就這一點足以看出鄭曼在他心中的地位了。

    或許是鄭曼有“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加成的原因,所以,張天海才格外上心。

    ……

    PS:今天的第一更送上吧,后面看看晚上能不能加更就看情況了,希望各位能繼續給力支持!謝謝了。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