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明末不求生 > 第四十二章 真韃首級的京觀(作者:宇文郡主)
明末不求生

《明末不求生》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四十二章 真韃首級的京觀

    悠閱書城,免費看全,s需海外蘋果下載

    這三千人錯過了碭山之戰的主戰場,他們和李來亨匯合以后,從主力郝搖旗、馬寶、李世威等部士卒的口中聽到了碭山之戰時的場面氣魄,全都在深深悔恨自己沒能趕上這場大戰。看1毛線3中文網

    所以他們這回就搶下了先鋒的任務,一趕回馬牧集,正巧撞上袁時中想要突圍,馬上就投入戰場。

    袁時中的第一波突圍部隊,其實也只有三千人左右,小袁營的士氣、人數、軍械甚至于技戰術的訓練,比較闖軍都有不如。

    三千名急欲通過戰勝來證明自己不遜色于同袍的闖軍士兵,洶涌而入,施放銃炮,分隊沖擊,立刻就把袁時中的突圍部隊打的散亂不堪。

    還是陳永福及時帶著家丁沖出去,擋住了谷可成一陣,才把袁時中所部又救了回來。

    但是這么一段時間,已經足夠讓李來亨的主力兵馬,優哉游哉地返回馬牧集戰場了。闖軍大兵合圍,重新獲得兵力優勢,明軍再無逃生之路。

    更何況清軍擊潰了徐州剿總的西進兵團,闖軍又將清軍基本上悉數消滅。所以清軍繳獲到的那些西進兵團旗幟、印信,就全都落到了李來亨的手上。

    還有李來亨砍下的那幾千顆辮子頭,數不清的旗旗幟、儀仗、盔甲、兵器,全都可以作為闖軍大捷的證明。

    李來亨讓一隊輕騎,把闖軍繳獲到的明、清兩軍旗幟,全都綁在箭矢上,然后一箭接著一箭,把這些旗幟全部射入馬牧集內。

    接著又讓張皮綆挑來了好幾個善于擲矛投石的力士,令其把十幾面徐州剿總以下游擊、守備的令牌,還有劉肇基的一枚總兵印信,全部用力擲到明軍陣前。

    明軍官兵初時發現箭矢上綁縛著的軍旗殘片時,還搞不清楚狀況。可是陳永福的兒子陳德和歸德有名的大文人侯方域,他們最先發現了這些軍旗的來源陳德認出其中好幾面軍旗都是劉肇基和于永綬所用的,侯方域則看出有一面像是建州韃子的旗幟。

    陳永福聽到這個消息后,臉色大變,他雖然已經猜到了西進兵團很可能早就被李來亨打垮的情況,可是正當見到劉肇基的旗幟和印信時,還是連握在手中的佩刀,都掉到了地上。

    只有袁時中還不愿意相信事實,他一腳把那幾面清軍旗幟踹飛,怒斥道

    “這必是闖賊使詐!他們繳獲了官兵的軍旗也就算了,咱們還會有東虜的軍旗呢?東虜明明

    就不在黃河以南!”

    陳永福不像袁時中那樣對朝廷“信仰”堅定,他和劉肇基等人都認識,在看到劉肇基的印信時,就已經完全相信西進兵團已經完蛋了。看1毛線3中文網

    而且陳永福和袁時中不一樣,他又不是最近剛剛從闖軍叛逃出來的人。正相反,他和闖軍關于是否投降的談判,早就通過陳藎的渠道往來很久了,在馬牧集激戰的這些官兵,說白了都是陳永福用來給自己謀取個人前途和富貴的籌碼罷了。

    只是還沒等陳永福勸袁時中兩句話,袁時泰就過來稟報說闖軍的使者又過來了!

    李來亨派來的人還是顧君恩,只不過上一次顧君恩是冒著極大風險,懷著一種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豪情來的這一次,顧君恩則是在闖軍強大軍勢的支撐下,以一種特別倨傲的高姿態來的。

    顧君恩甚至沒有像之前那樣穿著盔甲武服,反而只穿了一件比較單薄的儒服青衫,顯示出對勸降陳永福的十萬分信心來。

    跟著顧君恩過來的還有六名闖軍步卒,他們一人牽著一頭騾馬,每匹騾馬又都拉了一輛小車。車上滿滿當當,全都裝滿了滿洲人的辮子首級,小車一傾斜過來,這些長著豬尾巴的頭顱就全都骨碌碌地滾到了明軍陣前,數目大概有一百多個。

    顧君恩從戰馬上翻身下來,他不再像前一天來馬牧集時那樣緊張,這次顧君恩只對陳永福一人行禮,而后便微微抬起頭,指著那些首級對出來迎接闖軍使者的明軍將領們說道

    “我聽說朝廷對東虜用兵二十年,只要能夠斬獲數十真韃首級,就可以得授總兵之職?這里就有一百多顆真韃子的首級,各個都是講一嘴戎狄夷語的建奴,不知道能從朝廷這里換來何樣的官爵?”

    陳永福眼瞼下垂,默然無語。袁時中的臉頰則因過分的憤怒一抖一抖的,他咬牙啟齒道“你們從何處殺良民、割首級,還弄出這樣可笑的豬尾巴來?端的是好笑,你告訴李來亨,大明天兵即將過來解圍,叫他不要再妄想勸降了!”

    顧君恩失笑道“袁將軍昨晚倒不見得你有今日氣魄。這一百多顆真韃首級,尚不足我軍昨日斬獲的虜首十分之一,幾位將軍不相信的話,大可以現在看看馬牧集外面。”

    陳德被顧君恩這話說的好奇,他看了一眼父帥的臉色后,見陳永福沒有反對的意思,便拍馬出營。

    在馬牧集和闖軍攻城營寨的空地之間,一群闖軍步卒正把之前割取的那上千顆滿洲人首級,一顆一顆地碼起來,居然在陣前堆成了一座“京觀”。

    京,謂高丘也觀,闕型也。

    京觀就是為炫耀武功,把敵人的尸體聚集在一處,全部堆起來,再蓋土夯實,形成金字塔形的土堆。

    在到處都是戰亂和殺戮的明末亂世,京觀并不罕見,可是一座全由真正滿洲韃子首級堆成的京觀,卻足以震撼人心。

    特別是對于二十年來屢戰屢敗于清軍之手的官兵,以一種難以想象的莫大沖擊。

    這不由得陳永福不相信,這樣多的清軍旗幟、甲仗都被李來亨丟到了馬牧集前的空地上,中間還夾雜了不少明軍西進兵團的旗幟印信。

    這一切都讓顧君恩簡單的話語,充滿了一種難以抗拒的壓迫力。

    “諸位將軍一心祈盼的徐州援軍,早在前一日就在碭山附近,不幸遇到了東虜南下的一支主力兵馬,已經是全軍覆沒了。”

    顧君恩臉上略微露出悲戚的神色,說道“我軍聞訊以后即刻東進,于碭山西夜遇虜騎數千,連夜趁大霧惡戰,力挫其鋒。戰至天明,我使君領大兵進至碭山,摧陣破敵,手殺虜騎以數十百人計,還將崇禎十年時屠皮島的禍首虜酋親自格殺,已為不幸蒙難東虜之手的漢兵報了仇。”

    袁時中不是明軍的一份子,所以他根本不能感同身受到陳永福的心理。

    自從萬歷末年薩爾滸之戰的慘敗以來,明軍和東虜打了幾十年的仗,真正是屢戰屢敗,死傷不計其數。

    在這樣連綿多年的失敗里,只要能夠斬獲一百以上的真韃首級,絕對是一樁可以震動朝野的飛捷。

    更何況,僅僅是顧君恩帶到明軍營中的真韃首級,就超過了一百顆!

    遠處闖軍筑起的那座京觀里,更不知道有多少建奴的辮子頭。陳永福最樂觀估計一下,都覺得起碼也要超過一千之數。

    這個數字,如果是明軍獲得了這樣的戰績,上報給朝廷,足夠讓任何一個武將封侯、任何一個文臣坐上督師位置了。

    而且不僅是有首級,闖軍還不斷地將大量清軍旗幟、儀仗和軍械丟到了陣前。

    如果說首級還可以殺良冒功來偽造其實偽造的可能性也是基本不存在的,陳永福一眼就能從那些首級的頭皮上看出來,這些人剃頭留辮子絕對是很多年了,并不是那種殺了平民百姓后,再動手把他們頭發剃光的做法。

    這些軍旗甲仗

    就毫無偽造的可能了!

    更何況除了大量清軍甲仗以外,闖軍又把本來被譚泰、鰲拜等人繳獲的大量明軍軍械甲仗,也一起丟到了馬牧集外。

    正午時分,太陽正升到了馬牧集上空最中間的位置,一束又一束的陽光照在這片土地上。那些數量多到驚人的遺置兵器,被照耀起湖面似的波光粼粼,寒芒閃爍,重重疊疊,不計其數,晃得明軍官兵都要睜不開眼睛了。

    這就由不得明軍不相信了。

    在這樣“實錘”戰果的沖擊下,陳永福已經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來了。明軍的解圍兵團這么短時間就完蛋了不說,李來亨居然順手又殺了那么多東虜,還都是真韃!

    顧君恩趾高氣揚,袁時中則憤恨不已,他看不過顧君恩那副囂張的樣子,居然把刀給拔了出來。陳永福立刻被嚇得半死,他生怕袁時中不冷靜,對闖軍使者做出什么胡來的舉動來,馬上飛撲過去,把腰刀從袁時中的手上奪了下來。

    陳德和袁時泰也都被嚇了一跳,他們兩人不明其意,都趕緊把武器拔了出來。剩下河南鎮和小袁營的士兵,看將領們如此做法,也都趕緊各出兵刃,互相對峙了起來。

    一下子營帳里刀光劍影,閃成一片,把顧君恩嚇了一大跳,他還在心里估摸著是不是自己的姿態過于猖狂了?

    陳永福就大喊道“降!我們降!不對、不對,不是降,是按照少虎帥信里的說法,我們要陣前起義!”

    。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軟體,安卓手機需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