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185、爸爸的特長(作者:柳岸花又明)
我真沒想重生啊

《我真沒想重生啊》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185、爸爸的特長

    1912酒吧街這個地方很有特點,隔壁就是總統府,周圍的建筑也都是以民國文化為特點。看1毛線3中文網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走在街上,想到這條路多少個大人物也曾經走過,一種懷舊情懷的裝逼感自然而然就生出來了。

    這些現代化的酒吧入駐以后,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候,大大小小幾十家的酒吧燈光一亮,再配上六朝古都獨有的秦淮風情,旖旎的氣氛就好像鎏金一樣充斥在街面上。

    尤其還有各種“艷遇”傳說,建鄴的白領比較喜歡來這里解壓,還有一些有錢又喜歡浪的大學生。

    陳漢升對這條街更是爛熟,他重生前在什么瑪索、babyface、ix、小亂這些酒吧存了十來萬的芝華士沒喝光,想想也是可惜。

    1912酒吧街離建鄴理工大學不是很遠,陳漢升先開車把王梓博捎上。

    王梓博今天可謂是盛裝出席,上半身是灰格子小西裝,下半身是配套的休閑褲,腳上的皮鞋锃亮,頭上也是噴著啫喱水。

    他手上還捧著一束鮮花,嘴里叼著煙但是故意沒點燃,站在學校門口還是吸引一些目光的。

    “老板去哪里?”

    陳漢升緩緩把車停下。

    王梓博以為是出租車,不耐煩的擺擺手:“不坐不坐······哎,你怎么才來啊,我們都快遲到了。”

    他一邊抱怨一邊坐到副駕駛,順手把花小心翼翼放在后座。

    陳漢升把火機扔過去:“先把煙點上吧,煙屁股都濕透了吧。”

    “不點。”

    王梓博又把火機還回來:“這兩天我一直在研究賭神里發哥的姿勢,我發現把煙含在嘴里,但是不點燃才最帥。”

    “那你可以叼根棍啊,那樣更裝逼。”

    陳漢升罵了一句,踩著油門離開。

    王梓博打量一下陳漢升,發現他就是穿著很普通的連帽運動衫,下半身也是牛仔褲和運動鞋,有些不滿的說道:“你去人家的生日arty,就不能重視一點嗎?”

    陳漢升不緊不慢答道:“這一身是小魚兒給我買的衣服,覺得丟你臉?”

    王梓博一下子不說話了,他要是敢說丟臉,陳漢升能立馬趕他下車。

    “禮物呢?”

    王梓博又換個方向找茬,他也是一肚子的氣,明明arty是8點開始,陳漢升7點40才來接他。看1毛線3中文網

    陳漢升搖下車窗,悠悠哉哉的吸一口煙:“什么禮物?”

    “你去人家生日聚會,難道不送禮物嗎?”

    “我送個雞把。”

    半響后,王梓博才反應過來:“小陳你這樣說不合適的,黃慧以后可能是你嫂子。”

    “你先追到再談吧。”

    陳漢升不再說話,專注的開車來到1912。

    這個點過來已經比較晚了,再加上停車也費了點時間,一直到8點半才來到酒吧門口,真是把王梓博急的滿頭大汗,甚至連后座的花都忘記拿了。

    不過讓他詫異的是,黃慧居然等在酒吧門口,還不時的左顧右盼,臉上有些著焦躁,手里握著小靈通,想打又很猶豫的樣子。

    直到陳漢升和王梓博出現在視線里,黃慧連忙舉手打招呼,還小跑著過來迎接。

    王梓博看了,真是又感動又愧疚。

    自己聚會來遲了,沒想到黃慧居然在門口一直等待。

    “小慧姐。”

    王梓博感動的聲音都變形了:“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路上實在太堵了,還麻煩你等這么久,其實你們可以先開始,不用等我的。”

    “啊?”

    黃慧愣了一下,不過她馬上反應過來,笑著說道:“沒事沒事,既然聚會的話,那肯定要全到了才能開的。”

    “陳······”

    黃慧又和陳漢升打招呼,不過她一時不知道怎么稱呼。

    陳總、陳同學、陳漢升?好像都不太合適。

    “叫我漢升吧。”

    陳漢升無所謂的說道。

    “好的,漢升,謝謝你來參加我的生日arty。”

    看到陳漢升這么平易近人,黃慧覺得公司的任務很大可能完成。

    “沒事的,小慧姐。”

    王梓博根本不明白其中的曲折,大大咧咧勸道:“不用這么客氣,小陳就是跟著我來玩玩。”

    黃慧笑笑沒說話,在前面領著進酒吧。

    王梓博在后面拍了拍陳漢升肩膀:“今天我都沒說是你的原因遲到,下次這種聚會你一定要準時到。”

    “謝謝王總給我擦屁股了。”

    陳漢升也不戳破,王梓博到現在還以為黃慧是等他的。

    王梓博又有些沮喪:“剛才我忘記把花帶上了。”

    “不礙事,一會結束后再送。”

    ······

    剛掀開酒吧的門簾,一股16度空調的冷風就迎面而來,混雜著的還有煙味和酒味,耳膜也接受到“轟隆隆”的震動聲。

    五彩的射燈晃晃暈暈,大廳中間有一個舞臺,兩個穿著比基尼的妙齡少女跟著dj的節奏在跳舞。

    王梓博其實挺緊張的,他是第一次來到這么熱鬧的酒吧,不過看到陳漢升還踮著腳尖打量酒吧里的布置。

    “小陳在這種場合永遠比我放得開。”

    王梓博心里默默想著,他也趕緊把煙掏出來,叼著嘴里裝逼。

    到達卡座后,黃慧介紹道:“各位,我和大家介紹兩個大學生帥哥,一位是財院的陳漢生帥哥,一個是理工的王梓博帥哥。”

    “小慧,你讓我們等這么久,就是為了兩個大學生娃娃啊?”

    卡座上有人不滿的說道。

    不過,馬上也有個女生反駁:“狗子哥瞧不起我們大學生嗎?”

    “哎呦,差點忘了還有藝術學院的栗子妹妹呢,一會狗子哥多喝兩口酒賠罪。”

    剛才說話的男人回道。

    借著卡座上的裝飾燈,陳漢升打量一下座位上有三男四女。

    那個“狗子哥”的留個板寸頭發,可偏偏頭發中心要染成黃色,乍一看好像頂著一坨屎。

    陳漢升心想都2003年,什么他媽的審美觀啊。

    那個叫栗子的女孩,論長相也就7分,羅璇或者商妍妍隨便過來一個都能壓住。

    不過她身材是真的好,短褲下的大長腿在酒吧里閃著白光,上半身穿個運動背心,周圍經過的人都要忍不住瞄一眼。

    “坐,坐,坐。”

    黃慧趕緊招呼陳漢升和王梓博坐下,她也是會做人,故意把陳漢升安排在栗子和另一個女孩中間。

    卡座有些擠,陳漢升覺得鼻子里都是香水味,兩側也是緊緊挨著女孩的大腿。

    不過王梓博就沒這么好的待遇了,他被安排在邊上,左手是空氣,右手是一個男的。

    “大學生讓我們等這么久,介紹一下自己是哪路的神仙,有什么特長唄。”

    狗子挑釁的說道。

    陳漢升沒搭理他,讓爸爸介紹就介紹,你算哪根蔥?

    他專注的找火機,可能剛才在車上王梓博還火機的時候,不知道丟哪里了。

    旁邊的栗子遞過來一個火機:“你在找這個?”

    陳漢升點點頭:“謝了。”

    不過王梓博就老實多了,居然真的自我介紹,關鍵他又沒經驗,居然結結巴巴說道:“我叫王梓博,今年20歲,來自港城,現就讀于建鄴理工大學,沒什么特長······”

    “好了,好了。”

    王梓博講一半就被狗子哥打斷了,他也看出來王梓博是個老實孩子,大笑著說道:“你是不是來錯地方了,說話跟個沒斷奶的孩子一樣,我們這里可只有酒。”

    王梓博滿臉通紅,尷尬的跟著笑。

    “你呢?”

    狗子哥又看向陳漢升。

    黃慧連忙打圓場,她是不敢讓陳漢升受什么委屈的:“有什么好介紹,大家都是朋友。”

    不過陳漢升哪里能忍,王梓博是自己兄弟。

    我能罵能嘲諷的,你他媽算個啥?

    陳漢升吸了一口煙,瞇著眼看著狗子哥,舌頭一用勁,嘴里的煙霧好像一縷白箭“哧溜”的往狗子哥臉上噴去。

    狗子哥對這種行為很不爽,一拍桌子說道:“你他媽往哪里噴呢?”

    陳漢升這才笑了笑:“開個玩笑嘛狗子哥,我叫陳漢升,財院的人文系學生會副主席。”

    “哇。”

    旁邊的栗子很適時的來一句驚訝。

    “我的綽號叫爸爸,總之有同學喜歡這樣叫我。”

    陳漢升“友好”的對狗子哥伸出手:“認識一下,爸爸的特長就是特長。”

    ······

    (應該沒有讀不懂的吧,本章禁止開車,要開車來v群,先進普群144208153。)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