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在日本打工的三年 > 第330章 混混們的往事(作者:潮流Cwm)
我在日本打工的

《我在日本打工的三年》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330章 混混們的往事

    111章混混們的往事

    歌舞伎町沒有強龍,只有一大幫子地頭蛇,就算警察也要想著平衡和黑幫的關系。www.npaxta.live這里的關系網錯綜復雜,而促成這個關系網的平衡點就是利益。

    歌舞伎町有自己的生存規則和這個規則下的利益。

    一些以華人為主要案內人的無料案內所的做法是:一方面費力經營歌舞伎町的主要街道,不斷增加人手擴大生意,一方面與黑白兩道周旋,給不同的黑幫交保護費,同時又要提供不至于得罪黑幫的犯罪線索給警方……一些精明的華人在這條街上就是這樣維系著自己的生存之道。

    從趙曉波拍攝的視頻中可以看出,如今 50 多歲的畢克發在這條街上依然是混子,與張福海以前很熟悉的畢克發沒什么大的變化,狡詐的外表中透露著一種愚蠢和卑鄙。他雖然早就加入了日本國籍,可是,在這條街上,他依然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邊走,日本黑幫仍然視他為“雜種”。與所有活躍在這條街上的外國人一樣,大的壞事他沒膽量干,坑蒙拐騙依然是他的家常便飯。

    他只所以在這條街上混了幾十年,因為喜歡這樣的生活,喜歡借用這樣的機會去接觸形形色色的女人,喜歡坑蒙拐騙帶給他的刺激。

    與畢克發相比,張福海喜歡忙中偷閑走上街頭去和形形色色的人聊天,去洞察大大小小的事件。他見過頹廢的青年去吸毒、去搶劫、去違法,他也見過年輕的姑娘被逼成風俗店中的一員,靠自己的身體換取生存,也見過小人物成為一方霸主、成為很厲害的人……

    在張福海的眼中,歌舞伎町就像一個另類的小世界,活躍在這里的人為了獲得自己的生存方式:去犯法、去當妓女、去做皮條客,他們在法律的邊緣游蕩。看。毛線、中文網在這里,在利益面前,道德算個屁,這就是歌舞伎町的生存法則吧。

    張福海向趙曉波和朱秀東介紹說:“新宿位于東京市的中心,東京最多的高層建筑、很多著名的大酒店都坐落在新宿。1945年日本戰敗后,美國和中國等戰勝國派憲兵對東京進行管制。在戰后日本經濟復蘇的頭些年里,很多派駐東京的中國憲兵及其中國華工,用手里多余下來的口糧換成現錢,然后在新宿購買土地和購建不動產。如今新宿歌舞伎町三分之一的主要建筑和大型建筑,都是當年留了下來的老一代中國華僑的產業。加上很大一部分的韓僑(包括朝鮮人),他們在“二戰”時被日本人抓壯丁抓到日本做苦力,后來就留在日本。老華僑和韓僑在新宿的歌舞伎町占有最多的不動產。在歌舞伎町,有的一整條街都是韓國人的店。黑社會最初在歌舞伎町的存在,是在關東大地震后,他們是一些韓僑自發組織起來進行募捐、賑災的社會團體,后來發展成為右翼的政治團體。在歌舞伎町,日本政府默認黑社會的存在。黑社會的存在可以起到平息很多小的沖突的作用。比如有人醉酒鬧事,夠不上打電話叫警察出面解決的,就讓黑社會的來‘擺平’滋事者,叫他掏點錢賠罪了事。黑社會有黑社會的規矩,講黑社會的‘道理’,講黑社會的游戲規則。”

    說起歌舞伎町的人物,張福提到了一個叫李曉華的。他比張福海略大幾歲。此人過了中年才加入了日本國籍,如果說新宿歌舞伎町的中國人,他是最有代表性的。

    張福海在歌舞伎町學徒的時候,認識了一個自費從中國來東京學習的留學生。這個留學生叫李曉華,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來日本的,那年他己經28歲,在國內已經結婚。他來到東京后,就在新宿區租了一間小屋,有了安身場所,他讓國內的妻子也來到日本。

    歌舞伎町一條街就在新宿區,李曉華的住所離歌舞伎町的主街很近。

    李曉華夫婦從中國帶來的資金有限,盡管來到日本后省吃儉用,僅僅維持了兩三個月,他倆從中國帶來的那點錢就花的所剩無幾。為了維持學業和日常生活所需,夫妻倆也曾到張福海打工的中國餐館做工小時工。

    冬天就要到了。依舊為經濟問題困擾的夫妻倆繼續著兩個人同時打工的生活。李曉華在留學的課余時間并不完全在中國餐館兼職,他同時為一家相親俱樂部做發放廣告紙巾的活,他的老婆柳林則扮做店里陪聊的女客人。

    有段時間李曉華很苦腦,在中國餐館干活的時候,張福海就成了李曉華傾述的對象。

    李曉華說:“自從在相親俱樂部找到活后,我和老婆每天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晚上回到家后都很疲憊,往往是說幾句話就急于睡覺。即使偶爾做愛,也很匆忙,生怕動作和聲音驚動了房東。所以,我隱約會覺得柳林不愛我了。不過,這也許是來到日本初期許多夫妻的共同經歷。”

    發放紙巾的工作做了一個多月之后,李曉華也開始結識一些同在歌舞伎町打工的人和一些常客,這讓他很高興,至少他在這條街上不再那么孤獨了。

    首先和他有交往的,是那些在街上“拉客”的日本小伙子,那些身穿黑色呢大衣的酷家伙。隨后是陪酒小姐、陪客人洗澡的小姐、中國飯館的老板、電話交友店的店長,還有一些不知整天到底在干些什么的街頭小痞子。那時候,來日本旅游的中國人并不多,站在歌舞伎町大街上拉客打工的中國人更是稀少,畢克發和李曉華也算是加入到拉客行例較早的華人。

    畢克發干這行雖然比李曉華還要早,由于他日語基礎不行,又沒有自學的毅力,更沒有參加過系統學習,也沒有爭強好勝的要求和愿望,所以在這條街上他始終沒有混出名堂。

    李曉華雖然比畢克發上道晚,但是他不甘平平,能下大決心到日本自費留學就說明他是懷揣夢想來日本闖蕩的,一旦遇到機會,他就不會輕易放過。所以他在歌舞伎町闖出了屬于自己的一番天地。成為了活躍在歌舞伎町中國幫伙的主角。

    我在日本打工的三年

    我在日本打工的三年<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彩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